点击关闭

公司口罩-一些金融机构正在等待疫情结束后的“报复性消费”浪潮

  • 时间:

【医疗机构拆除门帘】

聚眾堂食有風險,廚師就把飯送到員工工位上,每個人的間距仍然不少於2米。

另外還有5%,選擇了斷臂求生。

改變原來人群聚集式辦公的模式,其實會遇到很多困難。

“如果還是看放款量、催回率等數據,會導致大風險。”唐明州舉例稱,如果只看放款量,疫情影響會導致壞賬上升;如果只看催回率,會導致暴力催收。

“大年初二,我們認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以後,就趕緊啟動了雲呼叫中心的部署工作。”馬上消費金融創始人兼CEO趙國慶稱。

“對很多行業來說,疫情是重創。”一家風控服務商的負責人表示,旅游、教育、餐飲這些領域的從業者風險更高,“授信額度應該適當降低”。

中原消費金融就搭建了AICC智能聯絡中心,而馬上消費金融通過雲呼叫中心實現遠程辦公。

不管是AB崗輪崗,還是線上辦公,都涉及核心的一點:工作量如何考核。

為了符合疫情這個特殊時期的需要,中原消費金融的智能聯絡中心也進行了迭代。

此外,他改變了KPI考核,改為OKR(目標與關鍵成果)考核。

他們將員工分成了AB兩個組,輪流上崗,A崗上班,B崗就在家辦公。

“奪回失去的一個月。”目前,作為實體經濟的助推器,金融已開始點滴啟動。

大年初一,中原消費金融就開始監控到疫情,並開了一個下午的會,緊急討論對策。

“我們找了口罩廠商,直接採購了幾萬個口罩。”中原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稱,當時的價格並不貴,屬於市場正常價。

2月10日,中原消費金融開始復工。

需要員工到崗上班的機構,關閉了空調,開窗通風,“比起口罩,我們更需要暖寶寶”;廚師穿著防護服做飯,每個人間隔不得低於2米。

融慧金科的COO張羽認為,完全清退成本太高,“現在進行債權處置,不太划算”。

“公司比較小,主要員工付了‘年限+1’的補償金,就解散了。”張文彬稱,他們的辦公室也已經退租。

90%的公司已復工,但還有5%在“乾耗”,不給員工發工資,或者少發工資,等待疫情結束;還有5%選擇斷臂求生,裁切部門,等市場回暖再回來。

比如,將用戶進行分層,做精細化管理,並集中“往優質人群去發力”。

“首先,我們將員工所能接觸到的客戶信息做了屏蔽處理,防止用戶信息泄露,保證信息安全。”馬上消費金融CTO蔣寧透露了其中的要訣。

張文彬並不是放棄了這片市場,“現在是壯士斷腕,我想等到當地產業複蘇了再回來。”

一家金融科技平臺的創始人餘和透露,他不准備給員工發2月份的工資了。

而早在2月11日,陸家嘴(600663,股吧)金融城就有近8萬員工復工。

03 斷臂求生一邊是行業的積極復工,另一邊,卻是一些玩家的慘淡離場。

每天上班前,他會讓員工填寫無比細緻的任務量規劃表,甚至細化到每個10分鐘做什麼。

“旅游分期的業務量,基本為零,因為旅游業基本暫停了。”一家旅游平臺的金融業務員透露。

行業正在全面復工,點滴重啟。

比如,如果用戶提到疫情相關問題,客服機器人的話術會變得更溫和。

他舉例稱,最近很多朋友都在朋友圈發泄,說疫情結束後,要去海底撈連吃三頓,或者直接買機票出國,浪10天。

儘管復工的方式不同,但金融行業開始點滴重啟,並迅速進入了快車道。

“本來債權就不好賣,加上疫情,更不好談價格了。”張文斌稱,“有個P2P公司出清後,1個億的債權,50萬都沒人要”。

文 | 米格最近,多家金融公司發佈內部公開信,吹響復工之戰“號角”。

01 復工大潮2月24日是一個具有轉折意義的周一,全國前一日的新增確診患者423人,而治愈者為2045人。

與醫美、租房、教育、3C、旅游等線下場景相關的金融,這次遭遇了重創。

截至2月24日,90%的金融機構已經復工。

“我們已考慮暫時撤退了。”某金融機構高管張文彬表示。

媒體報道顯示,北京金融街(000402,股吧)核心區的99家重點金融機構,已100%復工;廣東金融高新區金融後臺及服務外包企業,復工比例也達到了100%。

他透露:“行業起碼有5%的平臺在乾耗,不發工資或者少發工資。但是都是一些小平臺這麼乾,它們沒有品牌的負擔。”

但很快,這些口罩廠就被政府徵用,支援一線了。

吃飯,同樣是一個大問題。周圍餐廳不開門,外賣又不放心,中原消費金融對食堂進行了升級。

硬件解決了,接下來的問題更關鍵:怎麼保證信息安全?

但是這樣的風控策略,卻可能要秘而不宣。

餘和將這個策略稱為“乾耗”或者“空轉”。

“員工每完成一項,就在前面打勾。這樣一來,他們領導就能監控所有的工作進度,有慢的,就去催。”唐明州稱,這樣可以把員工的每分鐘都掌控好。

“有點絕,員工都背後罵我,但為了活下去,我臉可以不要。”

一家頭部金融科技公司的創始人唐明州透露了他的掌控大法,他發現,這樣一來,“效率甚至比原來還提升了一些”。

其次,通過智能質檢識別員工可疑行為,做到實時監控。

2米,似乎成了所有人的安全距離。

“想和同事們說個悄悄話,不可能;上廁所,我都會找隔個空的蹲位。”一位女催收員透露,在復工後的日子里,“距離讓人產生孤獨,卻又讓人覺得安全,很矛盾”。

上述負責人表示,因為不知道疫情要持續多久,他們對口罩也很省著用,“每人一天只能領一個”。

最近,很多金融公司部署了線上設備遠程辦公系統。

全國40%的口罩,都產自新鄉。

防疫之戰,必須滴水不漏。辦公大樓的入口處,設置了員工專屬的消毒通道;每天4次消毒,員工辦公必須戴口罩;辦公工位間隔距離不小於2米。

以硬件為例。“我們花了2天的時間,完成了電腦配發和系統配置工作。除了用公司台式機、員工自備電腦等方式外,我們還租賃和新購了一些電腦。”趙國慶透露。

並且很多公司從2月24日開始,全面復工,不再要求AB輪崗。

一切似乎都在好轉。多位業內人士表示,所有的金融機構,基本都在這個周一復工。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因為這涉及金融風險和道德風險的博弈,這個時候國家都希望金融去扶持這些行業、這些人群。”該負責人稱。

修煉內功,以待時機。還有一些風控人士,提出了更為直接的方式:按照職業,進行風險分類。

中央空調停用,辦公室一直開窗通風。

他認為,與其斷臂求生或一刀切,不如及時調整業務結構,有收有放,在差異化策略上多下功夫。

“食堂保潔、廚師十幾個人,穿著隔離服、護目鏡、口罩做飯,全副武裝。”相關負責人稱。

這是一切開始複蘇的徵兆。兩個月後,春暖花開,坐在開窗通風辦公室的員工們,也不再需要暖寶寶了。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口罩。中原消費金融所在的鄭州,離口罩的生產集中地新鄉市只有90公里,開車只需一個多小時。

“比起口罩,我們更需要暖寶寶。”員工們都笑著吐槽說,辦公室太冷。

唐明州預估,兩個月內,金融行業將全面恢復運轉。

“這就是需求被長期壓抑後的報複性消費,時間可能會持續一個多月,對於消費金融來說,也是難得的黃金一月。”為了迎接這次浪潮,很多金融機構已經在設計產品。

而線上辦公的機構,就採取了更為嚴苛的任務表制度,“時間規划到每10分鐘,效率比原來更高”。

“智能機器人應用團隊在幾天內完成了上千個問題的知識搜集、知識篩選、話術修改等工作。”中原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表示。

目前,他還有600多萬的債權,準備3折出售給催收公司。

比如,信審、催收、客服,等等。

實際上,復工大戰,早在春節期間就已打響。

如果疫情很快結束,他就接著開工;如果疫情持續太久,“員工們自己都耗不起,就會離開”。

業內人士預估,有90%的金融機構已復工。

02 考核指標有些崗位是AB崗輪崗,還有一些勞動密集型的崗位,幾乎全員在家辦公。

“金融行業已複蘇了50%,現在大家都在等待疫情結束後的報複性消費浪潮。”唐明州稱。

“平時這麼做,員工會覺得你是血汗工廠,但現在這麼做,大家毫無怨言。”唐明州認為,特殊時期要用特殊手段。

目前,一些金融機構正在等待疫情結束後的“報複性消費”浪潮,它們預計,屆時會帶來一波增長。

多位風控人士都認為,在這個特殊階段,用這種風控方式,“非常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