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攻坚基层-自贡将90多项惠民补贴实行社保卡“一卡统”发放

  • 时间:

【韩国罕见新冠病例】

築牢“防火牆”,監督力量下沉基層一線

“我們發現個別基層黨組織要求黨員撰寫材料、製作PPT,甚至要求反覆修改,這種‘材料式’留痕要不得。”北川縣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負責人介紹,脫貧攻堅工作千頭萬緒,要在保證工作有序開展的前提下為基層減負,一項項清理細化。2019年以來,該縣紀檢監察系統將監督檢查頻次由每年18次合併精簡為6次,主動撤銷5類留痕事項。

“低保、退耕還林補貼等,現在都統一發到社保卡,到賬就有短信提醒。”自貢市大安區團結鎮朝天村村民廖飛掏出手機翻給記者看,“這月總共收到4筆,清楚得很。”

為從根本上解決惠民補貼資金撥付中的“跑冒滴漏”,四川堅持“宜統盡統、一戶一卡、集中直發”,將各類補助資金直接發到社保卡,各類資金的經辦銀行機構“點對點、一項項”發送提醒短信,徹底解決一戶多卡、多頭髮放等問題。目前,全省527個惠民補貼項目已全部通過社保卡實施陽光發放,累計發放補貼資金185.54億元,近1450萬人受益。

近年來,大量扶貧資金涌入四川藏區。以成都為例,四川藏區32個縣,成都就對口支援了19個,其中包括石渠、色達等深度貧困縣。根據成都新的對口幫扶規劃,該市各區縣撥付藏區的財政援助資金總計近16億元。“成都援藏幹部中,來自紀檢監察系統的並不少。”成都市援藏辦負責人表示,紀檢監察幹部下沉援藏一線,有利於監督投向藏區貧困群眾扶貧資源的使用,最大限度保障脫貧攻堅成效。

去年7月起,自貢將惠民財政補貼全面通過社保卡統一發放,簡稱“一卡統”。“脫貧攻堅中,國家對群眾的很多補貼,以前資金髮放銀行多,群眾手持銀行卡也多。”自貢市紀委監委負責人告訴記者,群眾持有多張銀行卡,時間久了,自己都不清楚哪張卡發了啥補貼。去年起,自貢將90多項惠民補貼實行社保卡“一卡統”發放,並建成集補貼資金審核、發放、監管功能於一體的監管系統,群眾可通過當地人社網上辦事大廳和微信公眾號等多渠道查詢補貼政策和發放進度。

清理“絆腳石”,破除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

“目前,我們正加快建設惠民補貼資金審批系統,在‘陽光發放’的基礎上推進‘陽光審批’,確保每一筆扶貧資金、每一個扶貧項目都真正讓群眾受惠。”四川省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王雁飛表示。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24日19 版)

達州市在農村推行脫貧攻堅監督“廉心卡”全覆蓋,卡上不僅有村裡扶貧項目、資金髮放情況,還有縣鄉紀檢組織的聯繫方式和在線舉報二維碼;廣元市組建由紀檢監察幹部、記者、群眾代表為成員的監督員隊伍,實現對有脫貧任務的農村網格化監督全覆蓋……各級紀檢監察力量努力築牢守護群眾利益的“防火牆”。

“有沒有按時領到薪水?工錢有沒有足額到賬?”務工收入是四川貧困地區脫貧的重要來源,中建三局成都公司紀委為確保農民工按時按量拿到工資,成立監督小組入駐各項目工地,對分包方惡意欠薪、勞務企業或班組長占用農民工工資等情況進行主動摸排、調處。“只有下沉到一線,及時獲取一手信息,才能確保農民工權益,保障貧困群眾能依靠自己的雙手脫貧。”該公司紀委負責人表示。

脫貧攻堅讓一線幹部“承壓”極大,綿陽市北川羌族自治縣擂鼓鎮機關黨支部書記薑林貴坦言,縣上破除形式主義,上級黨組織對基層黨組織不搞“痕跡管理”,為一線幹部騰出了大量精力,從而更好地投身脫貧攻堅主業。

近日,四川脫貧攻堅捷報頻傳:2019年全省31個貧困縣摘帽,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750萬減少至去年底的20.3萬,貧困發生率從11.5%下降至0.3%,全省藏區全域脫貧……

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四川各級黨員幹部近年來盡銳出戰。隨著中央惠民政策密集出台,扶貧資金投入不斷加大,對幹部的作風、紀律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為此,四川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聚焦扶貧領域嚴格執紀。2019年,全省共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5340起、處分4347人,為脫貧攻堅事業保駕護航。

大量的“材料式”留痕,為基層一線幹部增加了無謂的負擔。去年起,四川集中6個月時間,專項整治扶貧領域的形式主義等問題,為基層幹部減負鬆綁:省級層面“一票否決”事項由30項精簡至2項,41項目標責任書全面取消;全省扶貧領域督查檢查考核事項減少74%、填表事項減少56%、留痕事項減少48%。

不僅是自貢,目前“一卡統”已覆蓋四川全省。該項工作源自去年四川省紀委監委在大走訪中的一項發現:惠民補貼管理部門多、發放渠道多,一戶群眾少則四五張卡,多則10多張卡,導致補貼資金申報、審核、發放等環節管理混亂,個別基層幹部私自扣留群眾的銀行卡,甚至截留、冒領補貼。

旺蒼縣紀委書記、監委主任袁達成告訴記者,為在疫情防控一線的幹部“減負”,事關脫貧攻堅成效,縣紀委監委要求相關部門按需、有序下基層開展有關工作,不給基層“添亂”,多頭、頻繁要求基層反覆報送內容相同材料的單位,一律給予相應處分。

實現精準脫貧“零掉隊”,必須精準監督“零疏漏”,把紀檢監察力量向基層下沉,做實做細末梢監督,才能在脫貧攻堅中維護群眾利益。“紀檢監察下沉基層,把扶貧豆腐渣工程作為監督重點,對2017年以來立項建設的扶貧工程項目挨個查驗。”四川省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介紹,去年,四川共清理扶貧工程項目22萬餘個,涉及資金4756億餘元,發現問題4566個。

黨的十九大以來,在反腐敗高壓態勢形成的強大震懾下,四川基層紀檢監察工作的重點已從案件查處轉到發現問題線索。把監督力量下沉延伸到扶貧一線,有利於找準病竈、對症下藥。

破除形式主義,清除的是脫貧攻堅戰中的“絆腳石”,贏得的是群眾實實在在的口碑。

推行“一卡統”,惠民補貼發放不再“跑冒滴漏”

“在田間地頭幫農戶生產,比以前更踏實了。”熊英表示,一個多月前她還在為梳理、彙總各類疫情數據忙得不可開交,縣裡很快通知實行一表一報一口徑,對22類多頭報送的表冊歸併為1個表格,一線幹部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牟建斌是成都新津縣永商鎮紀委副書記,兩年前,他被派往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墨龍村任駐村幹部。帶領群眾脫貧的同時,他時刻不忘紀檢監察本行,村裡的資金監管、工程項目驗收等,都是他的職責範圍。在其督促下,墨龍村把黨風廉政建設納入村幹部目標考核,還建立了村務監督小組。

“要不是鎮上幹部幫忙,這黃茶就栽不上了。”這些日子,廣元市旺蒼縣木門鎮柳樹村王甫一家每天在地里忙著給新栽的茶苗培土備肥,地頭堆著幹部剛剛送來的薄膜、農肥。王甫一家曾在湖北打工,春節回鄉居家隔離時期,由於不能出門,木門鎮黨委副書記熊英主動幫忙聯繫購買茶苗,將撂荒的土地重新翻整、栽種茶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