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疫情中国-中国留学生也没办法自己做隔离

  • 时间:

【意大利新增5322例】

我覺得,有些事情只有真實案例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時候,你才會感受到。從我在熱那亞的感覺來說,意大利人開始害怕,是從區域性封城變成全國性封城的那一刻開始的。

那時候,很多我的意大利同事並不當回事,他們甚至認為戴口罩沒用,只有生病才戴口罩。當然也就沒有什麼人戴口罩,該幹嘛幹嘛,該聚會還聚會。

現在大家都意識到了,也都可以居家隔離,回去的話也耽誤時間、耽誤學習。我覺得還是自己在家窩著,看看論文、寫寫論文。這樣能節省點時間,時間真的很寶貴的。

來自中國的李慶峰,目前在意大利讀博士後。為了學業,他從春節起就一直沒有回國,見證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發展的全程。

我有一位同學在群里跟我們分享,說看到有一個當地的老太太在街上買不到口罩,只好用圍巾捂著自己的口鼻。你能看到他們那種心態的轉變。他們現在很多人的苦惱是買不到口罩。

這其實是當地人一個逐漸認識的過程。不真正面對的時候,他們意識不到疫情的嚴重性。

我能切實地感受到,之前大家都還想要去上班,但在這之後,我的意大利同事開始跟我說,他不敢去上班了,要在家待著。

前幾天,我還參與和這邊的留學生們草擬了一份倡議書。我們想呼籲一下,捐贈一些口罩給熱那亞當地的醫院。

3當地人的轉變大概發生在3月10日。

如果不得已要出門,我們必須要填一個類似健康聲明的單子。其中要寫明自己的住址、身份信息以及出門的原因。意大利規定,非必要原因不允許出門。所以,如果在街上碰到警察,他們是有權盤問你的。

疫情前的熱那亞。受訪者供圖根據意大利的規定,現在城市裡只有藥店和超市還正常開門。聽其他留學生朋友說,超市倒是還有東西。

我覺得比較感動的是,當地人對中國的態度也在轉變。他們可能原先對中國的感覺就是路人,或者並不關心的那種,但現在他們已經開始變得對中國人很有好感。包括有人隔離在家的時候會在陽臺上說“Grazie China”,這是意大利語的“謝謝你中國”。

近一段時間,不斷有咱們國內的醫療隊來到意大利,我們也看到一些來自國內的捐贈。

即便如此,往常熱鬧的港口,現在也基本上看不到什麼人了。

我們不考慮回國,第一是我們覺得去機場的路上本身就充滿風險。如果沒有任何癥狀,在自己很健康的情況下,在家還是最安全的。你往路上跑反而不安全。

資料圖:入境人員在浦東機場T2航站樓等待。 殷立勤 攝

有意大利的同事那時還說我們“太走極端了”。

我是從1月開始關註的。從一開始國內曝出來有疫情的時候,我身邊的留學生就都已經在看這個事了。

我們也一直在跟他們解釋,這種病毒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無癥狀期間也是有傳染力的。

時間很寶貴。我們留學生出來不是在這邊游山玩水的,我們是有學業任務的。我一直想的是我這邊結束後趕緊回去,但這之前得要有足夠的成果才行。

5我從春節時,就一直沒回國。家裡人自然會擔心,我也在跟他們解釋。

當然,作為留學生,咱也儘量不在這種時候給祖國添麻煩。如果因為回國在國內造成傳染的話,會是很麻煩的一個事。所以我覺得如果沒有癥狀、沒有必要的話,還是別回去。

作為留學生,我們真的是全程見證了疫情的變化。關於疫情,我們這邊的留學生群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中國打上半場,歐洲打下半場,留學生打全場。

當然我知道,確實有一部分人逃回國內,真的可以用“逃回國內”這個詞。但就我身邊的留學生來說,沒有因為疫情在國外蔓延而回國的。

資料圖:當地時間3月12日,意大利米蘭市中心空無一人的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二世購物中心。

當確診病例的數據開始飆升之後,有當地人開始問我們,戴口罩到底有沒有用,然後戴口罩的逐漸多起來。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3日電 題:意大利中國留學生自述:疫情洶涌,我為什麼沒有回國

一起來看李慶峰的自述。1到今天(當地時間3月21日),我已經差不多兩星期沒出門了,每天就在屋裡窩著。

資料圖:中國專家組抵達意大利。 浙大一院 供圖

第二,也是覺得這樣折騰會耽誤學業、耽誤時間。我如果回去就得隔離14天,而且還面臨各種各樣的風險。我在這邊居家也挺好的。

我留學的地方是熱那亞,這是一座有著不少歷史遺跡的城市,我住的地方就在這個城市的港口附近。

其實國內疫情剛暴發的時候,我記得當時看到過很多海外華人寄物資回國的新聞。我還分享給我的意大利同事,他們可能很難理解這種情懷。

現在,我們只有期望疫情能儘早被控制住。

但作為中國人,我們會覺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大家就覺得這是應該的,甚至很多人是自發地去援助。

疫情前的熱那亞。受訪者供圖21日(當地時間),這裡累計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已經有幾百例了。

2囤東西早,其實是因為我們留學生很早就在關註疫情了。

之前我們是向國內寄回口罩這類醫療物資,現在意大利開始面臨醫療物資緊缺的問題了。

截至當地時間22日18時,意大利累計確診59138例,死亡病例升至5476例。

我其實每天都在想著趕緊回實驗室做實驗,把落下的實驗趕緊補一補。這段時間只能看論文,沒辦法做實驗。

面對這樣一場災難,這其實正是大家需要做的。(李慶峰為化名)(完)

資料圖:當地時間3月12日,意大利羅馬市中心斯帕尼亞廣場,一名戴著防護面具的男子走過臺階。

記者 宋宇晟隨著國外疫情蔓延,滯留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成了疫情之下一個的特殊群體。

疫情前的熱那亞。受訪者供圖當時我們這邊的學聯就組織過捐贈活動。好多留學生沿街去藥店買口罩,買完之後集中到一塊寄回國內。

那天起,意大利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封城”。

疫情之下的意大利怎麼樣了?在那裡的中國留學生還好嗎?

621日(當地時間)晚上,意大利總理孔特通過社交媒體直播宣佈,為了儘快遏制疫情蔓延,全國停止所有非必要的生產活動,在非必要情況下應實行遠程辦公。

我能理解,有一些留學生的情況是,他們想居家隔離卻做不到,因為他們的舍友是外國人。最開始的時候,很多外國人不聽勸告,所以中國留學生也沒辦法自己做隔離。

幸運的是,意大利全國封城之前,我們留學生就去超市囤了食物,米、面、油、蔬菜什麼的都買了一些。所以家用的日常物資都還夠用。

4話說回來,這種情況也是我們沒有想到的。我們沒想到,在中國國內疫情開始逐漸平穩的時候,國外又開始暴發。

從武漢封城那時起,我們就一直刷數據、關註國內情況,也在憂心國內疫情到底能不能控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