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金融方案-戴志康在信中介绍了证大金服平台经营现状:

  • 时间:

【杨紫总裁造型】

證大投資咨詢旗下網絡借貸平臺“撈財寶”也於同日在官網上發佈公告稱,基於合規要求,平臺停止新增業務。且因支付通道同時關閉,即日起平臺停止充值服務與債權轉讓服務,但提現功能正常。

證大金服最早推出的是“證大e貸網”(2017年已停運),到了2014年又推出P2P平臺撈財寶 。官方資料稱,到2018年7月,證大金服累計服務了近49萬名借款客戶,累計借款總額達320億元。

8月11日晚間,證大財富董事長戴志康發佈了一封總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在投資人中間流傳。戴志康稱,“因國家政策調整,行業環境發生根本變化,且平臺合作存管銀行華瑞銀行單方面決定在2019年8月13日起終止存管合作,新的存管合作開展需要時間,在無存管的情況下,基於合規要求,平臺停止新增業務,並且暫停債權轉讓業務。”

然而就在三天后,“不甩鍋”、“不跑路”、“不失聯”的戴志康選擇了向警方投案自首。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發佈通報稱,2019年8月29日,“證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已向警方投案自首,並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兌付。

2、由於過往平臺適用風險基金墊付,因此應收資產價值大於待付本金;

事實上,近期出事已有預兆:證大財富裁員千人,“撈財寶”平臺停止新增貸款……

他曾是寒門勵志的典型代表。公開資料顯示,戴1964年出生於江蘇海門,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1987年畢業於有“五道口”之稱的人民銀行總行研究生部。

2019年8月12日以來,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陸續接到群眾報案稱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證大公司”)旗下“撈財寶”平臺及“證大財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資,警方遂受理開展調查。

8月26日,戴志康發佈了致撈財寶用戶的第二封信,明確表示不會“甩鍋”,接下來工作重心會放在債權資產的還款管理、催收上,但資產處置、回收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戴志康在信中強調,雖然停止了網貸新增業務,但平臺的存量債權資產,一定會管理到底,也有能力有信心可以管到底。

曾經叱吒上海灘,如今落得投案自首。縱橫股市、樓市二十餘載的大佬戴志康,未曾想竟以這種方式收場。

1999年前後,戴志康的證大系開始進軍上海房地產業,在上海浦東開發了證大大拇指廣場、證大五道口廣場、證大喜馬拉雅中心和九間堂等多個知名地產項目。

來自該清算團隊的一位周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今天收到的投資人報名單,大概有一百多份,今天還是上海本地的投資人為主。”“可能後面幾天會有其他地方的投資人來。”

“我們自己人都中招了,有員工自己買房款,一百多萬投在裡面。”他說到,不少證大金服員工信任公司創始人戴志康,在裡面投資數十萬到百來萬的不在少數,“有員工、員工的親戚,昨天知道了消息,昨天就來公司了,待到凌晨一點多。”

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至今運營時間超過八年,定位為微金融服務平臺,旗下還有“撈財寶”網貸平臺,在全國擁有線下分支機構180多家。

當日,券商中國記者趕赴現場看到,數百名來自上海、蘇州等地的投資者將上海浦東新區芳甸路185號證大廣場3樓“證大金服”辦公區團團圍住, “平臺到底是逾期、還是怎麼了,我的錢還拿不拿得出,什麼時候出兌付方案?”

不過,上述清算團隊人員告訴記者,現在正在進行資產核算,一個可能的方案是,撮合債權人和債務人直接對接底層資產,即在網貸平臺上借了錢的債務人,直接還錢給投資人;如果債務人違約,再由清算和催收團隊出面。

上述清算團隊人員告訴現場的投資者,當前粗略估算,證大金服涉及到的債權人(投資者)有2.8萬名、未償付金額百億左右。實際涉案金額待有關部分查證後發佈為準。

1987年,戴志康進入中信銀行(601998)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秘書;1988年擔任德國德累斯頓銀行北京代表處中方代表;1990擔任海南證券公司部門經理;1992年,組建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島基金公司,出任總經理。

按照該理財經理的說法,平臺產品並未逾期,只是暫停發新標。“按監管的要求,證大金服要退出P2P業務,不影響之前的兌付,現在(證大財富)已經給出兌付方案,報給了監管部門,目前等批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1、所有匹配債權均真實,無自融,且所有債權為個人無限連帶,永久存續;

縱橫股市、樓市27年的大佬,未曾想到網貸竟然成為其末路。如此結局,令人唏噓。

戴志康在信中介紹了證大金服平臺經營現狀:

縱橫樓市與股市二十餘載戴志康的人生,有很多個起起落落。然而這一次,他走進了人生至暗時刻。

警方表示,“證大公司”在未取得國家相關金融資質許可的情況下,通過旗下“撈財寶”線上理財平臺(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向不特定社會公眾非法吸收存款。該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百億待償資金,投資者圍堵證大討說法

證大金服辦公區圍滿了聞訊趕來瞭解情況的投資人,辦公區現場各樓層多了幾名安保,安保人員力量明顯加強。

證大金服官網介紹,其在全國有125家分公司。一位劉姓證大金服理財經理告訴現場的投資者,“在全國各地都有客戶,理財端工作人員全國都有,整個團隊大概有600多人。”

戴志康致投資人的兩封信在證大財富大廈三樓的證大金服辦公區內,除了理財端的部分客服經理以及證大金服小額信貸業務工作人員留守外,記者沒有看到高管人員出來解釋平臺出現什麼問題,而留守員工的說法則不一致。

時間倒退至8月12日,證大財富運營主體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下稱“證大投資咨詢”),向全體員工發郵件稱,提前終止公司總部及全部分公司人員勞動合同。證大投資咨詢在全國共有135家分公司,員工數千人。

他稱,目前公司正在與監管溝通兌付方案,在最終方案確定後儘快向全員公佈;在兌付方案沒有最終確定前,暫時以債權的實際回款兌付。債權按月還款。按照債權還款時間,第一次還款是8月16日起五個工作日內。公司在盡一切可能進行資產清收,並且在努力嘗試各種新的清收方式,儘力提高每月平均回款率。平臺實控集團將對平臺的資產清收和整體良退提供全力保障。

當時的他更加預料不到的是,2015年起主力轉型的互聯網金融,幾年後也會遭到重創。

這個方案和其他網貸平臺逾期兌付後的解決方案類似。不過,幾位證大金服的投資人對該方案並不樂觀,“如果兌付方案的期限是三年,也許前幾期還能按比例兌付一部分本金,後面誰能說得準?”

外灘項目的失利,動搖了戴志康的地產王國,也令他在幾年後被迫退出地產行業。

只有一個來自不願透露公司名字的律師事務所清算團隊人員,自稱“是證大金服請來的第三方投後接管人員”,讓受害投資人填寫一份登記有姓名、聯繫方式、投資金額、對接的證大財富理財經理、客戶訴求等信息的表格。

3、基於以上,平臺充分相信有能力實現良退。

一名證大金服的理財經理向券商中國記者表示,“目前小額貸款業務的團隊有解散及人力賠付方案,但是理財端的員工不知道會怎麼安置,現在還沒方案。”

在股市,證大系也一度頗有斬獲。2007年牛市前後,證大投資與多個信托公司合作發行陽光私募產品,成績斐然,一度成為上海最大的陽光私募之一。但是2012年、2013年前後證大的多個陽光私募產品如“金牛”系列爆雷,大量定增產品最後凈值只剩零頭,不得不黯然清倉。

至此,“證大財富”及“撈財寶”自爆雷至今不過一個月時間,即被公安初步定性。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證大公司”立案偵查,對戴志康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2010年,上海灘地產大亨戴志康以92億元天價拍下外灘8-1地塊。那也是他事業的巔峰期:數十億元打造的心血之作喜馬拉雅中心在上海浦東剛剛建成,將證大地產推向了頂峰。

然而形勢急轉直下,戴志康在外灘項目上過於自信。原本打算借復星集團的資金杠桿完成的外灘項目,因當時的宏觀調控導致銀行信貸無法跟上,戴志康不得不將外灘地王轉手。

2015年後,戴志康為證大集團重新梳理了三大產業:互聯網金融、文化和大健康。金融產業成為證大集團近幾年的主航道。

天眼查數據顯示,證大金服的運營主體上海證大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有兩大股東,分別為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上海雪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分別持股65%和35%。其中,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戴志康,持股比例達80%。此外,上海證大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還是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達5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