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保障生活-村里对30户65人实施社会保障扶贫

  • 时间:

【香港警员参加庆典】

教育扶貧政策給很多貧困家庭的孩子送來了陽光雨露。貧困戶姚尹其一隻眼睛完全失明,妻子是個盲人。讓兩個子女接受教育改變命運,是他最大的心愿。

四川省通江縣碗廠溝村脫貧產業火收入節節高政策點擊發展生產脫貧一批——引導和支持所有有勞動能力的人依靠自己的雙手開創美好明天,立足當地資源,實現就地脫貧。

江西省萬安縣小溪村扶貧先扶智山村有希望政策點擊發展教育脫貧一批——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國家教育經費要繼續向貧困地區、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傾斜,幫助貧困地區改善辦學條件,對農村貧困家庭幼兒特別是留守兒童給予特殊關愛。

2018年,得益於整村易地搬遷項目,黑山村315戶,從山窩窩裡搬到了廣通河邊的三甲集社區,住上了敞亮的新樓房。“按規定,貧困戶家庭,一口人交2500塊錢,剩下的全由政府出。”馬麻乃說,自來水、天然氣等全入戶,社區有醫院,孩子上學步行不到10分鐘。社區居民委員會主任馬學華介紹,通過技能培訓、勞務輸出和扶貧車間等,讓“安居”與“樂業”同行。

正是在本世紀初,國家啟動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對“中華水塔”開展人工干預應急保護。唐古拉山鎮6個村首批128戶牧民搬下了山,長江源村成為扎西才仁的新家。

長江之源唐古拉,是他的故鄉。“祖祖輩輩放牧為生,靠天吃飯。”可扎西才仁沒想到,有一天“老天會不賞飯”。“就記得十幾年前,牛羊越來越多,草越來越矮小稀疏,老鼠越來越多,河流湖泊的水越來越少。”

脫貧產業效益逐步顯現,發展水平不斷提升。“打了扶貧廣告後,通江銀耳現在可出名了。前兩天我剛跟兒子通了視頻,明年他準備回家跟我一起種銀耳,這收入可不比打工差。”村民楊昌軍說。

“有了越織越密的保障網,鄉親們加油乾的心氣可不低呢!”張學勇說,社會保障扶貧政策是最後一道防護欄,通過政策兜底解決貧困戶的基本生活,持續穩定開展幫扶,才能讓貧困戶實現可持續脫貧。“如今村裡的‘範書月’們有了穩定的收入,居住環境也大有改善。”

中國人壽通江縣支公司駐碗廠溝村第一書記王鋒說,在產業扶貧政策的支持下,村裡的紅葉冬桃、枳殼、青脆李都小有規模,銀耳培植、魔芋種植、火羊養殖等林下經濟隨之跟進,2015年到2018年3年時間,全村人均純收入從3500元增加到1.8萬元,貧困發生率從52.79%下降到0.57%。去年,這個深度貧困村順利脫貧。

“這可不是做夢,加上我丈夫跑運輸,卡上已經有幾萬塊的存款了。”馬二蘇麥喜悅地說,“今年摘掉窮帽帽,好日子呀,還在後頭哩。”

村莊故事走進範樓村,整潔的房舍、寬敞的便民路,村民臉上洋溢著笑容。“日子越過越有盼頭,哪還有啥愁模樣!”53歲的貧困戶範書月笑得開懷。

破舊的危房改造一新,一擰水龍頭就流出汩汩的自來水,如今範書月的家裡大變樣。村裡還給他安排了兩個公益性崗位——做保潔每月收入355元,環境整治宣傳員每年收入3000元。兒子範中林又在村裡的產業扶貧基地找了份活兒,每月有2000多元的工資。

村莊故事樓房窗明几淨,小區樹綠花艷。馬麻乃一個人的時候,看著眼前這一切,偶爾會恍惚:“這不會是在做夢吧?”

“你家可以享受高考入學政府資助金5000元、高校新生入學路費500元、臨時救助2000元,在讀期間每年還能申請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8000元,而且沒有利息。”幫扶幹部邱哲講解完教育扶貧政策,姚過留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村莊故事“這個家越來越有希望了。”孩子今年考上了大學,江西省萬安縣澗田鄉小溪村貧困戶姚過留,心中高興之餘,難免忐忑。

在生態補償政策的引導下,越來越多的牧民選擇搬遷下山,如今長江源村的規模已擴大到245戶。“草原管護員、濕地管護員基本做到了每戶覆蓋一人,再加上草原生態獎補資金,2017年長江源村人均純收入達22828元,順利實現脫貧摘帽,搬遷牧民生活得到了充分保障。”村委會主任扎西達哇告訴記者。

村莊故事扎西才仁有兩個家,一個在唐古拉山鎮,一個在格爾木市長江源村,相隔400多公里。

如今,扎西才仁每個月都會回到唐古拉,他的新身份是生態管護員。每月巡護期間,扎西才仁要對草原設施、環境衛生進行監管,清點核實牛羊數量,對採石挖沙等行為要制止上報。

甘肅省廣河縣黑山村搬出窮窩窩過上好生活政策點擊易地搬遷脫貧一批——貧困人口很難實現就地脫貧的要實施易地搬遷,按規劃、分年度、有計劃組織實施,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我們馬上要發展鄉村旅游,讓更多的人瞭解村裡的千年文化和特色產品,讓村民的腰包更鼓。”王鋒信心滿滿地說,脫貧只是新的起點,下一步碗廠溝村要在產業振興上多下功夫,讓鄉親們過上更加富足的生活。

範書月要照顧體弱殘疾的兒子,只能拴在地里刨食,種點水稻、玉米等傳統作物,一年全家收入4000多元。2016年妻子又查出得了乳腺癌,沉重的生活負擔一度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黑山村山大溝深,十年九旱,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

高興的是,如今兒子不用走自己小學沒畢業就外出打工的老路了!忐忑的是,上學費用不低,自己負不負擔得起?“接到錄取通知書的那晚,我一宿沒睡。”姚過留坦言。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9日10 版)

以前靠天吃飯,現在每年有超過2萬元的工資收入。“再加上我們家12萬畝草場禁牧,每年還有生態獎補約8萬元,全家年收入遠遠高於放牧時。”扎西才仁告訴記者。

沿著山路進村,目力所及,多是黃褐色的山、溝、峁,以及殘破的塬。村裡人家,夯土為牆,和泥做頂,房子窗戶小、光線暗。吃水要走幾里山路,驢馱人挑。“去鎮上看病或趕集,步行得兩個多鐘頭才能到。”馬麻乃說。

第一書記張學勇說,經過精準識別,村裡對30戶65人實施社會保障扶貧,其中10戶納入五保、20戶享受低保。範書月家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和低保戶,同時還接受殘疾人保障等政策幫扶。“妻子動手術獲得五道醫療保障,報銷了好大一筆費用。”範書月的眼裡閃著淚花。

村黨支部書記文聯科說,村裡的火羊、銀耳等遠近有名。脫貧攻堅戰打響後,公路通到村裡。收購商來村裡收購火羊,兩小時後就擺上縣城飯店的餐桌。“村裡的產業發展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70年來,我國走出了一條符合國情的扶貧開發道路。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以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為主線,實施“五個一批”工程——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因人因地制宜,分戶分類施策,開對了“藥方子”,幫貧困群眾拔掉了“窮根子”。

河南省息縣範樓村織密保障網脫貧更有底政策點擊社會保障兜底一批——對貧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由社會保障來兜底,統籌協調農村扶貧標準和農村低保標準,加大其他形式的社會救助力度。

“要不是現在扶貧政策這麼好,這兩個孩子可能真要輟學了!”姚尹其感激地說,不僅學雜費和教科書費全免,還有生活補助、免費營養餐。家裡負擔輕了,姚尹其對生活充滿信心。

“在山上,全家年收入超不過6000塊錢。”馬麻乃的妻子馬二蘇麥,自打嫁到黑山村,她就做好了過苦日子的準備。如今,她在小區里的扶貧車間做帽子,一個月能掙3000多元。

村莊故事雨後初霽,群山環抱中的諾水河鎮碗廠溝村,山路兩旁的紅葉冬桃與盛開的格桑花相映成趣。“這兩年羊價真是不錯,今年一隻能掙1000元!”李芳明邊放著自家的羊邊說。74歲的他見證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村子翻天覆地的變化。“最大的變化還是有事幹了!”

村黨支部書記林衡民感慨地告訴記者,過去村裡沒出過一個大學生。精準扶貧後,越來越多的貧困學子得以通過教育改變命運。今年,小溪村共有69戶貧困家庭的86個孩子獲得教育扶貧的精準幫扶,全村還出了11個大學生。“孩子們好了,小溪村的明天也會越來越好!”

青海省格爾木市長江源村生態好起來口袋鼓起來政策點擊生態補償脫貧一批——加大貧困地區生態保護修複力度,增加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擴大政策實施範圍,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就地轉成護林員等生態保護人員。

放下牧鞭的長江源村民,正逐步從過去的草原利用者轉變為今天的生態保護者與紅利共享者,綠了生態,富了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