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学生特岗-由10位优秀特岗教师组成的2019年优秀特岗教师巡回报告团

  • 时间:

【易建联否认退队】

“通過聆聽這些優秀教師的特崗經歷,讓我真正理解了做一名特崗教師的艱苦,能夠在基層踏踏實實地去接觸教育最真實的模樣,是一生的幸事。我期待將來有一天自己也能走向講臺,讓自己的青春在講臺上閃光。”西北師範大學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學生廖艷冰說出了這群“未來教師”的感受。

特崗教師們正用自己的智慧,開創著農村教育的未來。這讓青海師範大學學生李艷感觸頗深,“他們扎根在鄉村教學第一線,不僅要剋服種種困難,還要與時俱進,用智慧傳遞知識,讓我感受到了什麼是平凡而偉大”。

華中師大文學院學生苟文娟深受感動,“有愛在,就沒有孤島。特崗教師對學生的愛讓我動容,也堅定了我畢業後回鄉任教的決心。”“蔡老師是我以後工作中的‘明鏡’,她讓我知道一切都有可能成為教學資源,只要自己肯用心,肯嘗試。”湖南第一師範學院六年制公費定向生小學教育英語專業學生吳皓跟記者分享。

甘肅省委教育工委委員、省教育廳副廳長王光亞說,14年來,甘肅省有4萬名特崗教師扎根甘肅農村,為甘肅教育改革發展、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作出了巨大貢獻,“希望全省廣大教師和未來有志從事教育事業的同學們,以優秀特崗教師的先進事跡為榜樣,爭做‘四有’好老師,爭做教育改革的奮進者、教育脫貧的踐行者、學生成長的引導者”。

慎魁元出生在江西修水的大山裡,“山太大,沒人願意來當老師”,小時候每次上學,慎魁元每周日都要和姐姐弟弟一大早就帶上菜和米出發,走幾十里山路,下午才能到學校。

從那時起,張傑夫妻一直堅持家訪,摩托車在一個個村子間行進,累計行程近萬公里,“夫妻班”的名號也不脛而走。

因為特崗教師,很多農村學校終於來了年輕教師,教師結構得到優化,學校里開設了真正意義上的音樂、美術、體育課,也給山裡的孩子帶來了外面世界的氣息。

徐賀宇是河北師範大學的公費師範生,“今後我會以優秀特崗教師為榜樣,嚴格要求自己,在磨煉教學技能的同時,也要在師德修養上不斷提高,用愛心、耐心、恆心,不負國家培養,讓青春在講臺上閃光。”

過去14年,特崗教師在3年服務期滿後,超過90%都選擇繼續留下。他們在自己最好的青春年華裡,選擇了農村教育,改變著鄉村孩子們的命運和未來。

照亮農村孩子的未來從偏遠半島到繁華都市,隔著千山萬水。如何讓庫區的孩子和城裡孩子享受一樣優質的教育,蔡明鏡一直在嘗試。

2009年,河南濮陽市範縣顏村鋪鄉第一中學迎來了第一批8名特崗教師,在當地引起了不小轟動,等到巴世陽2014年來到這裡時,學校已有40多名特崗教師了。在他們的帶領下,學校有了讀書社和廣播站,成立了太極、武術、話劇等十幾個社團。

蔡明鏡充分利用信息化教學設備,引入一門門網課,讓課堂變得生動有趣。學校還開設了直播課堂,當孩子們第一次出現在屏幕上時,還以為自己上了電視。

是老師,更是親人9月3日,在華中師範大學報告廳,在蔡明鏡的講述中,一個遙遠的教學點在臺下300多名師生面前逐漸清晰。

克地也木·木合旦在新疆阿克蘇市第八小學開設了心理咨詢室,3年來,為100多名孩子做心理輔導。

“我好像突然感悟到人生的真諦,就是最需要你的地方纔是你最恰當的位置,而最需要我的,是雙坪可愛的孩子和淳樸的家長。”當天下午,石明警放棄去縣城教學的機會,坐車回到了學校。

為讓孩子們重樹信心,寧夏銀川市興慶區月牙湖回民中學教師王行以激發學生學習興趣為突破口,不斷激勵他們,讓每個孩子都看到自己的潛力。

執教10多年來,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樺川縣橫頭山鎮中心小學教師袁艷敏在校長的支持下,讓鄉村的孩子們第一次參觀了大學博物館,第一次登上少年宮的舞臺,第一次有了科技節。

9月3日—9日,由10位優秀特崗教師組成的2019年優秀特崗教師巡迴報告團,走進河北、甘肅、河南、青海、湖北、湖南、廣西、貴州、北京共9省份師範院校舉行巡迴報告,讓人們走近、瞭解了這些選擇特崗教師、奮鬥在特崗教師崗位上的青春故事。

(統稿:記者 王家源 採寫:記者 周洪松 程墨 李倫娥 李見新 尹曉軍 周仕敏 王英桂 通訊員 黨波濤 張紫微 鄢紫紅 王夢婷 楊心怡 高文博 李思沅 甘秋婷 景應忠)

開學時,有的家長騎著摩托車,有的划著船,跋山涉水把孩子們送來,他們有的連頭盔、手套都顧不得取下,就跟老師千叮嚀萬囑咐。這場景讓蔡明鏡下定決心,一定要帶好每個娃娃。

“我肅然起敬。”聽了石明警的故事,貴州師範大學學生李宣說,報告讓他真正瞭解了特崗教師,對教書育人有了更加可感的認識。

對不少特崗教師來說,之所以選擇走上這個崗位,與自己的親身經歷密切相關。而這段經歷也正是影響慎魁元選擇特崗教師的重要原因,他想要幫助跟他一樣的農村孩子。大學畢業後,他回到家鄉,成為江西修水縣湴漿小學的第4名教師,也是這所村小唯一一位年輕教師。報到那天,校長專門放鞭炮迎接他,見到熱情的師生,慎魁元紅了眼眶。

今年是“特崗計劃”實施的第14個年頭,也是石明警在貴州畢節赫章縣雙坪鄉初級中學的第14年。

“不到100人吧。”校長含糊地答道,接著列舉了一些學校面臨的現實困難:學校偏遠,年輕教師留不住,課程開不齊,家長信不過,“總在流失生源”。

14年裡,石明警不是沒有想過去更好的學校。第8年時,石明警曾通過了縣城學校的教師招考,有進城教書的機會。那年開學,孩子們得知情況,哭著給石明警打電話。石明警走在縣城的街道上,滿腦子都是學生抱團哭泣的場景。

9月5日,伴隨2019年優秀特崗教師巡迴報告團成員楊瑞的講述,廣西師範大學600餘名師生幾乎沒有人走出報告廳,也沒有人玩手機,學生們說“感覺特別美好”。

從1.6萬人,到10萬人,是“特崗計劃”從2006年啟動到2019年的招聘人數變化。

對於這群年輕人來說,特崗教師是歷練,是摔打,更是收穫,他們藉由孩子們的成長,看到了教育改變命運的力量。

這是2013年8月,楊瑞去吉林農安縣窪中高農場中學報到的第一天,那時縣城到學校不通車,校長特意來車站接她。學校坐落在一大片鹽鹼地上,到校後,楊瑞發現,校長口中的“不到100人”實際只有7人,整個學校只剩下一個年級,只有一個班。

此後的幾年,小小校園成了楊瑞和孩子們共同的家,他們一起學習,一起生活,學校里第一次舉辦了運動會,孩子們的學習興趣和成績也逐步提高。

楊瑞沒有感覺被“騙”,反而很受觸動,“學生少一點不打緊,我對他們可以更精心一點”。

那一刻他意識到,他的教師生涯和他的青春一樣,已經與那所學校和那些孩子不可分離。

他們是75萬名特崗教師中普普通通的一員。正是這樣一群教師,給山村的孩子帶來了知識的火種,照亮了他們走出大山的路。

湖北丹江口市彭家溝小學三面環水,一面靠山,是南水北調庫區一個偏遠半島上的教學點。

學校一共有49名學生,30多名學生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來到學校4年多,蔡明鏡一直住校,她給學生套過被子、洗過頭髮、剪過指甲,而2015年大學畢業的她今年才剛滿25歲,還是母親眼裡沒長大的孩子。

在河南濮陽市範縣顏村鋪鄉第一中學,巴世陽收到過孩子們送的一兜兜野菜和治療凍瘡的偏方,她還把孩子們寫給她的小紙條收集起來,視為自己的財富。

如今,75萬名特崗教師分佈在中西部地區1000多個縣,為3.7萬所農村學校註入了新鮮血液和青春活力。他們被譽為農村教師隊伍“換血的一代”。

新世紀初,一些地方“教師荒”曾嚴重制約農村教育的發展。隨著“特崗計劃”的實施,一批批青年選擇到農村去,改變農村教育的未來。

種種改變也帶動了其他教師的積極性,現在,學校每位教師都有了特色課程,帶著孩子們學編程、寫書法,小小教學點有了變化。

河北張家口市懷安縣太平莊中心學校教師楊曉帥所帶的一年級51名學生中39名是留守兒童,一開始,孩子們聽不懂也不會說普通話。為了讓教學更直觀,楊曉帥製作了滿滿四大筐字母教具、動物卡片和水果圖片。

去年,蔡明鏡獲得“馬雲鄉村教師獎”,在三亞領獎時,蔡明鏡站在海邊,舉著自拍桿給孩子們直播看海,孩子們沒見過大海,雖然隔著手機,但大家都沸騰了。

楊瑞想起孩子們畢業那天,他們走一截,就回過頭跟她揮手;再走一截,又回頭,跳起來揮舞著雙手。“看著他們逐漸縮小的背影,我慢慢體會到,他們不僅是我的學生,更是我的孩子。”

蔡明鏡對孩子們說,“老師相信,你們能走出大山,看到真正的大海。”

“怕你不來,只好這麼講。”校長有點不好意思。

選擇並堅守農村教育摩托車在大片的玉米地里穿行,坐在校長後面的楊瑞問:“學校有多少學生?”

張傑的經歷則給在場師生展示了特崗教師的別樣人生。在特崗教師崗位上,張傑與同為特崗教師的另一半約定終身。兩人在山西呂梁市臨縣林家坪鎮初中當老師時,起初家長並不信任這對特崗夫妻,開學時,全班50多名學生,只有30多名報到。他和妻子借了輛摩托車,一個村子挨一個村子上門做家長的思想工作。兩人花了10多天,成功勸回20多名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