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年代昆虫-赵隆义和老伴经常聊起当年创作连环画过程中的一些趣事

  • 时间:

【响水爆炸事故问责】

閑暇之餘,趙隆義和老伴經常聊起當年創作連環畫過程中的一些趣事。

聰明的八哥鳥、海防前線擒匪記……2008年出版的趙隆義連環畫作品集收集了趙老不同年代的十二本書。

“兩年間學的主要還是基本技術,1951年試著向《連環畫報》投了一個農業題材的稿,被選上了,自此我的連環畫生涯正式拉開序幕。”趙隆義坦言,在所有題材中,他偏愛童話類,在上世紀80年代完成過《昆蟲世界歷險記》等作品,筆下的昆蟲形象軟萌可愛,栩栩如生。時至今日,老人還會時常拿出自己畫的“肉肉狗”、“小豬”等畫稿,在電腦和紙張上進行二度創作。前不久,原單位派人來拜訪趙老,希望他為一套準備再版的連環畫補幾張圖,趙隆義欣然接受。

究其原因,趙隆義認為與時代發展、信息多元化和歐美、日韓動漫的引進分不開。別看老人八十多歲了,對於“二次元”、“蠟筆小新”、“獅子王”等概念和動漫形象都有所瞭解,沒事的時候還會觀看一些動漫,從中尋找靈感。

趙隆義參與繪製的大型系列連環畫《畫說中國曆史》,其中第17冊《藩鎮與黨爭》插圖出於趙隆義之手。為此他曾到敦煌石窟參觀,查閱資料,考證唐代服飾。

趙老的繪畫經歷源自家庭傳承。自祖父一輩算起,趙家三輩均有人從事繪畫相關工作,從一名學徒到能夠獨立創作的連環畫畫師,趙隆義足足用了兩年時間。

88歲高齡,從事連環畫繪畫、編輯工作70年,完成的連環畫超過百冊……走進原人民美術出版社連環畫畫師、編輯趙隆義老人的家,絲毫感覺不到上述光環帶來的拘束。這位人們眼中的著名連環畫家臉上洋溢著笑容,親手給客人拿蘇打水,端果盤,開口閉口總把“謝謝”掛在嘴邊。

趙隆義家中和連環畫相關的原稿、樣書應有盡有。

趙隆義在天橋藝術中心指導孩子們學習如何畫連環畫。

說起連環畫的興衰,趙隆義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他告訴記者,上世紀70年代,一冊連環畫的印刷量甚至可以達到十萬冊,書店里經常見到租連環畫的小孩子。可是從1984年以後,連環畫行業進入了不可逆轉的“嚴冬”。

趙隆義帶著《賀龍的故事》等小人書參加由西城區委宣傳部、西城區文化和旅游局主辦的“紅色故事繪——連環畫里的新中國70年”展覽。

儘管連環畫行業很不景氣,趙家的傳承卻沒有因此斷檔。外孫女的一張小狗畫像作品,令趙隆義愛不釋手:“她也沒學過,畫得還真不錯,現在去英國學畫畫了,也算繼承了家裡的傳統。”

趙隆義表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學連環畫、看連環畫、愛連環畫,希望自己能一直用這門手藝為讀者服務。

“今天咱們聊一聊連環畫,連環畫就是小人書呀,我畫的第一本就是《馬禮克和藍尼汗》。”聊起自己的本行,老人的眼中閃動著亮光。“別看連環畫看起來快,我們畫的時候可是要費一番功夫的,很多時候,為了一張畫,就要下去體驗生活。”趙隆義一邊說,一邊展開了得意之作《賀龍的故事》,只見一張圖上山勢巍峨,下麵小溪流過,當道處有一建築,上書鹽務局。原來,這裡叫芭茅溪,是賀龍元帥“兩把菜刀鬧革命”的地方。接到任務時,身為上海人的趙隆義腦中完全沒有概念,不知如何下筆。“我們幾個人在老鄉的帶領下來到了芭茅溪,這座山就是照著真山畫的,像這樣體驗生活經常需要一個月到半年。”老人介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