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组织湖洲-私营业主夏顺安通过违规承包并非法修建矮围将下塞湖占为己有

  • 时间:

【陈奕迅取消演唱会】

矮圍,從它開始的第一天起就帶著洞庭湖的眼淚,註定會要拆除。和矮圍一起倒下的,是“湖霸”夏順安和他的保護傘們。

如今,夏順安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八宗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巡湖隊”與“保護傘”們,也受到了應有的處罰。洞庭湖,終於再回寧靜。(紅網特約作者 觀潮的螃蟹)

從遙感衛星圖上看,洞庭湖深處一道高高壘砌的堤壩,如同“水中長城”一般,生生圍出一塊“領地”,影響了濕地生態及湖區行洪。

來源:紅網編輯:黃河本文為紅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2007年、2008年和2012年夏順安先後當選沅江市、益陽市乃至湖南省人大代表,還於2010年獲評湖南省勞動模範。當選後,夏順安又利用人大代表身份,插手漉湖蘆葦場下屬管理區的人事安排,侵蝕基層政權。2011年至2017年期間,夏順安通過向漉湖蘆葦場有關領導打招呼的方式,插手安排了甘文昌任合興洲管理區治保主任、夏慧任合興洲管理區婦女主任、劉伏華任漁業管理區支部書記、吳佳任漁業管理區治保主任等,干擾基層政權選舉,為其牟取非法利益打造關係網。

觸角深入,侵蝕基層政權獲得巨大經濟利益之後,夏順安已不滿足於自己只是一個私人老闆,他開始將觸角深入基層政權,謀求自己的政治地位,並通過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為其在下塞湖區域謀取非法利益充當“保護傘”。

下塞湖地處益陽沅江市漉湖蘆葦場陸地與南洞庭湖岳陽市湘陰縣最北端水域交匯處,整體地形西高東低,漲水為湖、退水為洲。然而,自2001年,私營業主夏順安通過違規承包並非法修建矮圍將下塞湖占為己有,從事非法捕撈養殖、盜採砂石等活動,嚴重影響行洪、破壞洞庭湖生態。

至2014年,夏順安在下塞湖建成一條長18692.6米,底寬80米、面寬8米、圍堤高3至5米的矮圍泥堤,還修建3處鋼筋混凝土節制涵閘,截斷、控制水流,形成一個面積達2.7萬多畝的封閉性湖泊,成為洞庭湖最大的矮圍。

夏順安建造的“夏氏矮圍”一角。其在洞庭湖深處圍出一片“私人湖泊”。新華社發

2001年11月至12月,夏順安以生產和銷售蘆葦的名義,先後多次與湘陰縣湖洲管委會和沅江市漉湖蘆葦場簽訂合同,承包湘陰縣石湖包、響水坎和沅江市下塞湖的湖洲經營蘆葦。為了獲取最大的經濟利益,夏順安對承包湖洲進行了最大程度的開發,除了經營承包的蘆葦之外,種植其他農作物、違法養殖、對魚類進行滅絕性的非法捕撈、盜採砂石,還以湖洲經營權為抵押騙取貸款。這一切的違法行為仍然不能滿足他的胃口,他開始修建矮圍,並慢慢將矮圍合攏,加高加固,不允許周邊群眾進入,打造自己的“私人王國”。因為在合同里明確了不得在下塞湖內進行工程施工和其他建設,為了能順利修路、開挖溝渠,以及修建矮圍,夏順安用錢開路。前後22次向時任沅江市委書記鄧宗祥等6人行賄,共計200餘萬元。

直到案發,據湖南省委公佈對有關責任人的處理決定,25個單位的62名國家公職人員受到嚴肅問責,另有11人接受組織審查和監察調查。

11月25日,夏順安、夏順泉、範桂明等11名被告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案一審公開宣判。

本文鏈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19/11/25/6259656.html

夏順安為了樹立自己的“組織權威”,組建了“護堤隊”,對在下塞湖矮圍附近非法採砂的採砂船船主進行滋擾,故意毀壞採砂設備,勒令停工,再協商交納“補償款”、“借款”,對闖入地盤的其他盜採船隻按每日1萬元的標準收取“保護費”,實施敲詐勒索犯罪。

“湖霸”和他的“巡湖隊”為了加強對湖州的控制,夏順安組建了一支“巡湖隊”,由肖建軍、陽建國為主組織實施巡湖。在下塞湖周邊,之前仍然生活著不少職業漁民,他們世世代代以打漁為生。夏順安承包湖州後,對於進入下塞湖及其周邊水域捕魚、釣魚的漁民暴力毆打、恐嚇、沒收或故意毀壞漁具,影響周圍群眾的正常生活。他還利用公權力對周邊群眾進行恐嚇,命令他的“巡湖隊”,暴力毆打漁民之後,再送到當地派出所進行處罰,為夏順安非法占有下塞湖的生態資源披上合法的面紗,進而方便自己在下塞湖區域內實施非法捕撈水產品、非法採礦的犯罪行為,壟斷下塞湖區域生態資源的經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