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股票股价-当时市场上的分级基金A端价格就开始大涨

  • 时间:

【卷走10亿拥23套房】

有價值就有牛市對於證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研究員來說,客戶最喜歡的一個問題就是,雖然這個東西很有價值,但是價格的催化劑在哪裡?Catalyst在哪裡(催化劑的英文單詞)?每次被別人問到這個問題,我的答案往往是:我不知道催化劑在哪裡,但是我知道這個資產有價值,漲不漲是早晚的事情。不過,這種答案往往不受人待見。大家希望得到的是一個確定性的答案:這個資產的價格什麼時候會漲?牛市到底什麼時候會來?

“賈人夏則資皮,冬則資絺,旱則資舟,水則資車,以待乏也。”在投資研究中,我經常想起《國語》中的這段千古名言:商人夏天要買皮衣,冬天要屯薄料,天旱要造船,發大水要造車,就是為了等待趨勢反轉的時候。對於投資來說,“牛市什麼時候來”,其實是一個並不重要的問題。真正重要的問題是,牛市是不是終究會來,以及在牛市來之前,投資者要做好哪些準備?

回到當前的內地資本市場,以低估值為特征的上市公司股價已經在2019年受到了很大的壓制。有數據顯示,2019年低估值風格的股票價格,是歷史上承壓最大的年份。但是,低估值往往是長期超額收益的保障。對於短暫的風格壓制,投資者需要關註的,究竟是這種壓制會在何時、因為什麼原因解除呢,還是這種壓制是否會在長期帶來超額收益這件事本身呢?

在2016年2月和2019年8月的香港,股票市場就清楚地顯示了這種由極高的價值帶來的上漲,往往是不需要催化劑、或者說不用依賴於催化劑的。在這兩個月份,香港股票市場都顯示出極低的估值。不論相對自身歷史、還是全球橫向比較,這兩個時點上的估值,都便宜到無與倫比。而之後的價格上漲也並沒有看到明顯催化劑的作用。這正如霍華德﹒馬克斯先生在《投資最重要的事》一書中曾經說過的:“有時候價格下跌本身,就是未來價格上漲的催化劑。”在這種時候,投資者徒勞地尋找牛市什麼時候會來、會因為什麼時候來,是沒有意義的。

在資本市場上,很多投資者喜歡討論一個話題:什麼時候有牛市?打開電視、報紙、手機APP,你會發現,這樣的話題鋪天蓋地,而且往往都有不錯的收視率。

猜不到的行情總有人這麼想:“知道牛市什麼時候來多好啊,我現在不投資,等牛市來了再投資。在牛市裡,我只需要簡單地買股票,或者膽大點加杠桿,還可以買高彈性的券商股票,買結構化產品的劣後段(劣後端一般指收益優先、風險劣後,這樣賺錢多,但是風險也大)等等。看看,猜牛市什麼時候來,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但其實,發財是少部分人的事情,資本市場上人多的地方,往往也都不怎麼賺錢。

2014年秋天,人民銀行曾經進行了一次不對稱降息。所謂不對稱降息,當時指的是存款基準利率下降得少、貸款基準利率下降得多。在這次不對稱降息之前,銀行股的走勢並不算太讓人滿意。糟糕的股價走勢,加上不對稱降息導致的凈息差縮窄,要說之後銀行的股價能起來,簡直是沒有幾個人會相信。我清楚地記得,央行調整利率的那個傍晚,我從昆明的一家電影院出來,在手機上第一眼看到這個消息,身邊一位研究有色行業的資深同事調侃:“你看你們策略組天天推銀行板塊,說是低估,現在怎麼樣?不對稱降息了吧。”結果呢,這次不對稱降息以後,銀行股票的價格開始大漲,不少銀行股的股價甚至在短短幾個月里翻了兩三倍。

問“牛市什麼時候來”,恰恰就是一個看似能賺大錢、實際上賺不到錢的話題。的確,如果能知道牛市什麼時候來,那麼,即使是三歲的孩子按下鼠標按鈕也能賺到錢,何況知道那麼多投資竅門的投資者呢?但是,問題的關鍵也就在這裡:誰又能準確地知道什麼時候有牛市?別猜什麼時候是牛市,因為你永遠猜不到。

2011年,當時的分級基金A端的價格,曾經在8月到9月之間有過一次暴跌,這個暴跌非常無釐頭,直到今天,我也沒想明白當時價格下跌的理由是什麼。但是,下跌的結果導致投資者可以用極度低廉的價格,買到分級基金的A端。在當時,一個典型的交易是,投資者可以用6毛錢的價格,買到一個凈值為1塊錢、每年分紅6分錢的分級基金A端產品。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個價格都約等於白送。可即使對於一個白送的價格,這種資產到底什麼時候會漲,仍然是一個無解的問題。那年國慶假期,有人曾經問我,這種分級基金A端產品什麼時候會漲?我的答案是不知道,恰如我不知道它為什麼會下跌一樣。我唯一知道的事情是,用6折的價格買入一個資產,而且這個資產每年還會返還買入價格10%的分紅,簡直是一件天大的划算事。結果,那個國慶節一過,當時市場上的分級基金A端價格就開始大漲。這種大漲的理由是什麼?沒有人知道,恰如沒有人知道它為什麼下跌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