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被告2018-2017年锦盛新材主板IPO时估值目标高于13.11亿元

  • 时间:

【普京专机盲降】

記者曾統計,第十七屆發審委共審核主板企業127家,從最近一年的歸母凈利潤來看,利潤5000萬元以下的企業過會率只有22.22%。按這個業績,錦盛新材要想通過第十七屆發審委委員的審核有些困難。

二股東涉訴錦盛新材“申報稿外”存在一起訴訟,擁有錦盛新材25%股份的上海立溢報告期內被告上了法庭。

裁判文書網顯示,上海寶聚昌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寶聚昌”)將上海立溢、上海弘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曾芳飛、朱桔蘋、李愛清(下稱“五被告”)告上法庭。

在終止審核後一年,錦盛新材於2019年4月報送創業板上市的申報稿,從主板改換到創業板,其擬募資額比之前縮水3490萬元。

如果說,這次股份還是轉讓給實控人控制的公司,那麼,轉讓股份更多的一次,是實控人轉讓給第三方投資者。2016年4月,錦盛新材實控人將25%的股份轉讓給上海立溢,作價4200萬元,彼時公司整體估值更低,只有1.68億元。

從上海立溢的股權結構來看,李晉出資比例為60%、陳志瑛出資比例為39%。剩餘的1%則是由上海立溢的基金管理人上海立功出資。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顯示,陳志瑛於2002年11月至2010年12月擔任上海科豐管理部總經理。巧合的是,陳志瑛“前東家”——上海科豐早於上海立溢一個月成為錦盛新材的股東。

關於這個案件,錦盛新材在申報稿中並未提及。

值得一提的是,錦盛新材變更為股份制有限公司的時間為2016年12月,即進行主板IPO申報前半年。此前,錦盛新材在2016年進行了多次股份轉讓。

“巨量”股權轉讓據瞭解,錦盛新材主要從事化妝品塑料包裝容器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目前錦盛新材實控人為阮榮濤和其妻高麗君,兩人合計控制46.82%股權。

一審法院於2018年4月28日作出判決,因被告曾芳飛、朱桔蘋及虎娛公司已涉嫌其他刑事犯罪,且本案所涉爭議發生於涉嫌犯罪期間,所以本案已不屬於單純的民事糾紛,根據有關規定駁回起訴,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在一位業內人士看來,這是因為2018年審核趨嚴,導致越來越多“不自信”的企業主動撤回IPO申請。此外,也與2018年年初發佈的“IPO被否3年內不許借殼”重組新規不無關係。如果企業IPO被否,在3年之內就不能借殼上市,但若企業主動撤回IPO申請,那麼企業就多了一個借殼上市的路徑。

寶聚昌要求五被告支付股權回購款1683.95萬元,其理由為五被告系案外人上海虎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虎娛公司”)的股東。2016年5月18日,寶聚昌與五被告及虎娛公司共同簽訂了增資協議和補充協議,約定在特定情況下,寶聚昌有權要求五被告回購虎娛公司的股份。此後,寶聚昌向虎娛公司支付了1500萬元的投資款,但虎娛公司未按約於2017年2月底前向股轉系統遞交申請掛牌的相關材料,故要求五被告回購相應的股份。

2017年6月21日,錦盛新材報送主板申報稿。其2014年至2016年營業收入分別為2.35億元、2.58億元、2.89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473.36萬元、2262.42萬元、5269.98萬元。

記者發現,錦盛新材的“不自信”或源於其業績。錦盛新材彼時最近一年(即2017年)的歸母凈利潤為4287.29萬元,扣非後歸母凈利潤為4142.7萬元,均不足5000萬元。

近日,浙江錦盛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錦盛新材”)更新了申報稿,擬募資額減至2.93億元,相較主板IPO時縮水超過一成。

圖蟲創意 圖企業IPO從一個板塊轉戰其他板塊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擬募資額縮水的情況並不多。

從募投項目來看,此前主板IPO擬募投的研究開發中心建設項目已不在,另兩個項目總投資額發生略微變化。在此基礎上,錦盛新材達到創業板擬募資額時總市值降至11.71億元。

上海科豐在2016年3月以1320萬元的價格購入錦盛新材7.84%的股份,通過增資方式成為錦盛新材的新股東。此次增資,錦盛新材的整體估值為1.68億元。上海科豐的股權結構是:昌海峰持股84%、徐忠平持股16%。申報稿顯示,昌海峰在2011年1月至2015年12月任上海立功的副總經理,於2016年3月起任錦盛新材的董事。

主板IPO,錦盛新材擬發行不超過2500萬股新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25%,募集資金3.28億元,用於年增產1500萬套化妝品包裝容器技改項目、年產4500萬套化妝品包裝容器新建項目、研究開發中心建設項目。以此計算,公司達擬募資額時估值高於13.11億元。

在被駁回起訴後,寶聚昌進行上訴。二審法院認為,現並無證據顯示增資協議和補充協議的內容和履行,涉及刑事犯罪行為。另外,根據在案證據,曾芳飛、朱桔蘋所涉嫌的刑事犯罪行為,並不影響寶聚昌增資行為的效力及權利行使。就此,二審法院於2018年7月5日作出判決,撤銷一審法院的裁定,並由一審法院重新進行受理。

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上海立溢和上海科豐合計持股達32.84%,和實控人夫妻合計控制46.82%股權相距不遠。為何在申報主板IPO前一年,錦盛新材接連“低價”引入上海立溢和上海科豐?對此,記者向錦盛新材發去採訪提綱,但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回覆。

最近一次股份轉讓發生在2016年7月,錦盛新材實控人將7%的股份轉讓給其擁有38.22%出資份額的錦盛投資。這次轉讓,錦盛新材整體估值為2.53億元。對比之下,2017年錦盛新材主板IPO時估值目標高於13.11億元,前者只是後者的19.27%。

擬募資額縮水值得一提的是,錦盛新材於2018年3月終止主板IPO,這發生在“撤單潮”期間。2018年全年共有217家企業主動撤銷IPO申請,“撤單潮”在2018年3月達到了巔峰,一個月內多達79家企業撤銷IPO申請。

截至2019年11月26日,本屆發審委共審核103家擬創業板企業(不包括取消審核企業),從最近一年歸母凈利潤來看,利潤5000萬元以下的過會率只有33.33%,利潤在5000萬元至1億元區間的過會率為75%。而錦盛新材目前最近一年歸母凈利潤略超5000萬元,過會形勢比此前有所好轉。

另外,錦盛新材主板IPO達到擬募資額時的估值應高於13.11億元,這也意味著,其預計發行市盈率最低也有30.58倍,遠高於常見的23倍新股發行市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