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收购平台-彩生活的平台服务面积达到了9.0亿平方米

  • 时间:

【花木兰新海报】

“男怕入錯行”,唐學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感嘆道,自己入錯行了。1993年,唐學斌從上海同濟大學畢業,被分配至深圳中海地產做房地產開發,4年之後,他被調任到中海物業任副總工程師,用唐學斌的話來說,就是“一下在物業行業苦苦掙扎了20年”。

與唐學斌的早早加入不同,黃瑋於2015年才進入彩生活,有意思的是,黃瑋曾與唐學斌的職業軌跡產生了兩次交集。

與大部分依靠母公司關聯的物管上市企業不同,彩生活自上市之初,就擺脫了對母公司花樣年的依賴——花樣年多年來提供的合約管理面積占比都不過2%,2018年及2019年中期,這一數字分別僅為2.09%和2.05%。不過,反過來說花樣年提供的合約管理面積較少,依靠第三方物業面積的拓展,或許是彩生活在合約管理面積上增速較為乏力的原因之一。

唐學斌與彩生活的因緣起始於2002年,他先是加入彩生活母公司花樣年,同年彩生活成立。此後,唐學斌便見證了包括彩生活上市在內的17年。

不難看出,自唐學斌提出去物業化之後,儘管彩生活依然走在收購與內生兩條路上,但更多的是依靠線上平臺的合作及同盟來擴張規模,同時,彩生活的大部分在管物業都是通過收併購而來的第三方中低端物業。這也催生出了另一個現象,即彩生活營收水平與在管面積的不匹配。

2014年,彩生活赴港上市,成為“港股物業第一股”。僅上市3天,彩生活市值就達到55.6億港元,反超母公司花樣年控股52.39億港元的市值,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在上市後的兩年裡,彩生活大步向前,合約管理面積由2014年的2.1億平方米提升至2015年的3.2億平方米,物業項目數由1265個提升到2001個,分別同比增長了56.9%和58.2%。不過,這與彩生活收購開元國際有相當程度的關係。2015年,彩生活通過內生式擴張新獲管理面積5180萬平方米,而同年年底開元國際的在管面積為3170萬平方米。

不過,黃瑋真正意義上觸及彩生活核心管理團隊的時間,是2018年元旦。在獲任公司高級副總裁之後,黃瑋於同年7月正式進入彩生活董事會,任執行董事。一種觀點認為,黃瑋的升遷是因為其掌管的開元國際在代管萬象美時的整合速度遠超預期,為彩生活後來收購萬象美做了重要鋪墊。

由執行董事調任非執行董事,僅繼續擔任副董事長的唐學斌,顯然正在一步步走向幕後,如今站在台前的,則是節節高升的黃瑋——讓一位在公司摸索了17年的老臣退居二線,無疑是彩生活求變的信號。

收購當年,除黃瑋以外,開元國際時任核心管理團隊李立新、臧世勝、楊叢歧、李長柳、耿萬嶺等人也曾是中海物業的老班底,唐學斌曾稱:“彼此經營理念趨同,也是此次收購的原因之一。”這不免令人猜測,唐黃二人間校友與前同事的緣分在促成這筆交易時的分量。

2018年,通過並表萬象美,彩生活的合約管理面積及項目增速有所回暖,分別同比增長27.0%及13.6%,平臺服務面積達到了11.2億平方米。

得益於2015年與2018年分別對開元國際、萬象美的並表,彩生活在兩期都實現了營收翻倍,同比增速分別為112.8%和121.5%;2016年,彩生活首次提出的“平臺服務面積”,也為其帶來了61.4%的營收同比增速。

比唐學斌年輕兩歲的黃瑋,亦畢業於上海同濟大學,並於1998年加入中海物業,比唐學斌的調任晚了一年。2002年,二人先後離開中海物業,離職前,唐學斌任副總經理,黃瑋任董事及總工程師。

12月3日,彩生活發佈公告稱,公司執行董事唐學斌調任非執行董事,同時辭任公司首席執行官、薪酬委員會成員及提名委員會成員。接替唐學斌的,是行政總裁黃瑋與執行董事陳新禹,前者獲任公司首席執行官,後者擔任公司薪酬委員會委員。

距離彩生活上一次人事調整的時間還不到三個月,近日,彩生活又公佈了一項重大職位調整,而兩次調整的主角恰好同是一個人——彩生活副董事長唐學斌。

那麼,曾經掌管開元國際,主打高端小區物管服務定位的黃瑋,此番上位也是情理之中了。不過,這是否會變為理想化的英雄主義,還需靜待彩生活未來的改變。

於今年9月和12月,黃瑋先後從唐學斌手上接任執行總裁、首席執行官。唐黃二人的一退一進,讓此前外界對二人聯手的猜測,轉向對彩生活在人事更新後未來變化的關註。 營收“追趕”在管面積

彩生活由此推出了彩之雲APP,將其底層技術向其他物管企業輸出,將彩之雲平臺覆蓋的社區面積總和,統稱為平臺服務面積(包括合約管理面積)。2017年,彩生活的平臺服務面積達到了9.0億平方米,其中合作及同盟協議面積超過了50%。

就在今年9月,唐學斌由行政總裁調任為首席執行官,接替他成為執行總裁的,還是黃瑋。

截至2019年中期,彩生活的合約管理面積達到了5.6億平方米,較期初增長980萬平方米,平臺服務面積達到12.1億平方米,仍處於行業規模首位。但值得一提的是,行業規模第二的碧桂園服務,其同期合約管理面積較期初增長了7920萬平方米至5.8億平方米。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彈房。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作為“港股物業第一股”的彩生活,儘管憑藉先發優勢仍保持著行業規模第一的位置,但近年來的發展卻逐漸呈現出在管面積與營收規模分化的現象。在物管公司分拆上市的熱潮面前,存量蛋糕不會“內捲”,而彩生活要警惕“停滯”。 “唐黃”的一退一進

2017年,彩生活的合約管理面積及項目增速再次下滑,分別同比增長10.3%和1.9%。彼時的唐學斌說道:“彩生活要成為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而且是產業互聯網。”在他看來,利潤不靠物管,而是依靠平臺——彩生活是去“物業”的,收購萬達物業將是彩生活參與的最後一次收購,彩生活真正要做的是一個平臺。

彼時,唐學斌選擇加入彩生活,黃瑋則與幾位中海物業同事一起創辦了開元國際,歷任董事、副總經理及總經理。2015年,彩生活斥資3.3億元收購開元國際,黃瑋仍擔任開元國際總經理,唐黃兩人再次有了交集。

此後,儘管彩生活以體外基金的形式收購了萬達物業(萬象美),但合約管理面積及項目增速有所回落,2016年二者同比增速分別為22.7%、16.9%。不過,彩生活通過與銀灣網絡的戰略合作,令其包含合約管理面積在內的平臺服務面積達到了7.7億平方米。

有分析指出,彩生活多年來拓展的第三方物業大多都是中低端物業,甚至有一些延伸到了保障房小區,由此帶來較低的管理費用,讓彩生活在坐擁大量管理面積的情況下,難以有效地提振營收。

然而,即使在彩生活營收最高的2018年,其36.1億元的全年收入,也分別低於同行綠城服務的67.1億元、碧桂園服務的46.8億元以及中海物業的41.6億元,而後三者的在管面積,尤其是綠城服務與中海物業,還遠不及彩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