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爸爸-老师引导着:想不想像爸爸妈妈一样做医生

  • 时间:

【英国征收数字税】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16日20 版)

晨曦出生在醫學世家。除了住在一起的父母和外公,舅舅、姨媽、二叔、小姑都是醫生。因為醫生的工作性質,晨曦家的春節聚會常常聚不全。今年春節,只剩她一人。

晨曦一動不動地盯著屏幕,新聞頻道里,主播正播報疫情現狀,有多少疑似病例和確診人數。畫面切到醫院現場,晨曦不禁坐直了些,目不轉睛地盯著畫面中一個個忙碌的白色身影。突然,晨曦的手顫了顫,伸向前,想要透過屏幕撫摸誰。電視里,一位女醫生正和主任彙報情況,女醫生不經意抬起頭,口罩上方,露出一雙明亮的雙眼,眼尾微翹,和屏幕前的晨曦一模一樣。

這樣的成長經歷直接影響了晨曦的個人理想。晨曦百日抓周,家人在桌上堆滿各式物件,晨曦坐在桌上,一把抓起外公的銀色聽診器抱在懷裡。外公兩眼眯成了縫,抱起晨曦親了兩口。全家喜笑顏開。到了幼兒園大班,老師問晨曦長大想做什麼,晨曦想了片刻未作聲。老師引導著:想不想像爸爸媽媽一樣做醫生?晨曦聽完大哭。這事傳到晨曦爸媽耳里,兩人對視片刻,沉默無言。小學時,晨曦語文老師讓他們用“我的夢想”造句,晨曦咬著筆頭半晌,看了眼飯盒,寫了兩個字:廚師。高中分文理科,媽媽問她以後想做什麼,晨曦看著媽媽疲憊的雙眼,說了一句:“只要不從醫。”媽媽默然,摸著她的頭,說:“媽媽對不起你,不過你長大就知道了。”

晨曦看看窗外,霧矇矇一片。突然,一個視頻通話請求發來,晨曦緊張地點擊確認。屏幕里出現媽媽的臉,微笑的雙眼旁,是深深的口罩勒出的印跡,左右臉皆是褶皺的印子。晨曦驚呼:“媽媽,怎麼了?”媽媽笑笑:“囡囡,元宵節快樂!”晨曦隔著屏幕觸碰媽媽的臉,小聲問:“媽媽,疼嗎?”“不疼,你看”,媽媽湊近鏡頭,“偷偷告訴你,人們說這是‘天使印跡’。”晨曦破涕為笑。“囡囡,媽媽對不起你。”晨曦用手抹了抹眼睛,使勁搖頭。“李醫生,楊主任找您。”晨曦媽媽回頭示意了一下,看著晨曦說:“囡囡,媽媽、爸爸和外公很快就回來了,家裡,就交給你了。”晨曦認真地點頭。

視頻通話就這樣結束了。晨曦抬頭看了一眼客廳上掛的一幅字,那是十年前外公寫的——大醫精誠。四個字,蒼勁有力。

媽媽!晨曦的眼角晶瑩閃爍。終於見到媽媽了。

屋裡只有晨曦一人。茶几上,一盤餃子圓潤飽滿,整整十個。

從很小開始,晨曦便自己上學。雖然學校離家不遠,可看著同學都有家人接送,自己形單影隻,心裡總不好受。小學午餐自備,小伙伴會互相分享,晨曦便一個人悄悄地拿著飯盒往外走,飯盒有時是軟爛的米飯和焦煳的雞蛋,有時是皮開餡露的餃子,這是晨曦早起自己做的。偶爾父母在家也會幫她準備,不過爸爸總是點外賣,媽媽的烹飪水平有時還不如自己。外公的餃子做得很好吃,但外公很忙,晨曦不願給他添麻煩。

時鐘滴答滴答,霧漸漸散了,陽光灑進房間,晨曦還在酣睡,手裡抱著一副銀色的聽診器。床邊的書桌上擺著一本翻開的作文本,上面是一篇未完成的作文,題目是《我的理想》。作文第一行,寫了一句話:我的理想是當一名醫生,和我的爸爸、媽媽、外公一樣……

如今,距離晨曦高考還有幾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