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征稿邮箱-对方又以三联书店的名义将出书信息发往中国华语新书网

  • 时间:

【腾讯视频道歉】

人民文學出版社策劃部主任宋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該社接到多位作者的來電,稱自己接到人文社約稿信,讓他們無法辨別真假。出版社則多次回覆,從未向作者發出過任何約稿信。宋強說,或許有未打電話求證的作者已經受騙。

出版社、出版人名字被盜用據記者調查,截至8月13日,在中國華語新書網上,所謂“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學術前沿叢書)(新知文庫)投稿郵箱:shdsxzslcbs@126.com(樊編審)”還在繼續徵稿中,這家網站更是聲稱,“中國198家知名出版社2019年全球公開徵稿”。

26000元出了本“非法出版物”

幾年前,因有作者急於發表論文,於是有不法平臺冒充知名雜誌向作者行騙。為此,三聯書店和人民文學出版社都通過微信公眾號、微博等發佈了嚴正聲明。

根據中國華語新書網頁面信息顯示,該網站由中國中新華語出版科學研究院主管,但記者搜遍網絡,並未發現有同名研究院出現。至於該網站提供的三個電話號碼,一一打過去,全部提示為“空號”。

但誰知,這位所謂的編審又抬出假冒的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一起對老人加以勸說,老人終被說動,並分兩次將26000元打至對方指定的賬戶上。5月,對方又以三聯書店的名義將出書信息發往中國華語新書網。相關信息顯示,該書出版編審為路英勇,責任編輯唐琴、劉伯根,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路英勇現為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長,劉伯根為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也就是說對方冒用的都是出版界知名人士的名字。

這位作者按照要求改了書名,今年2月,一位自稱“唐琴”的編審回覆道,經過充分論證,並鑒於作品質量及市場前景等諸多複雜因素,出版社最終做出決定:書稿只適合該社的半公費出版合作項目,即需要作者承擔出書補貼26000元。對此,老人婉拒了對方的方案。

該網站近期出書書目也赫然公佈,8月2日出的是《九妹九妹》,並標註“圖書館CIP數據核字(2019)第998996號)”,此外,該網站今年還印刷推出了《誇父追日》《你沒看清的遼朝》《隨感雜談胡聊》《來自地球村的報告》等大量出版物,裡面有作者簡介、內容簡介、出版信息等。搜索會發現,那位退休軍人的長篇小說也在其中。記者隨後通過網上書店搜索了這些書名,沒發現有一家網上書店售任何一本出版物。記者又登錄中國新聞出版信息網進行CIP數據核字號驗證,輸入了這幾本書的“CIP數據核字號”,得到的提示均為“錯誤或位數不正確,2000年前為9位,2000年為9位和10位並存,2000年之後為10位。請註意核對”。很顯然,這些所謂圖書無一例外,都盜用了知名出版社的名字,並盜用了眾多知名出版人的名字。

時至5月20日,這位作者收到20本樣書。此後,作者因身為某省作家協會會員,出書要備案,於是通過國家版權CIP數據查詢,意外發現根本沒有自己這本書的任何信息。於是老人向之前熱情合作的那位唐琴編審求證,最後等來答覆稱:唐琴編審接受心臟搭橋手術,這五個月都無法工作,五個月後再聯繫。此後,聯繫郵件石沉大海,這個時候老人家不得不承認,自己被騙了。

出版社發聲明提醒作者防騙這位退休軍人的經歷並非個例,張健透露,最近還有一位北京老人在老伴的陪同下,登門訴說自己被騙出書的經歷。老伴說,這些年他在家裡什麼事兒都不管,就一門心思寫書了,沒想到落得這個下場。

人民文學出版社在聲明中稱,該社從未發佈過任何徵稿啟事,而且從不以任何方式接受自費出書、購買書號等非正常出版行為。出版社也不接受電子投稿,目前網上所有的人民文學出版社投稿郵箱均為假冒。聲明還稱,對於偽造、假冒人文社名義進行詐騙的行為,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三聯書店總編室主任張健近來接到一封郵件,一位年逾古稀的退休軍人講述了自己出了一本疑似非法出版物的經歷。

值得一提的是,受假冒約稿信侵害的作者無一願意站出來,有的甚至不願意向相關出版社提供相關細節,也無人選擇向公安機關和文化執法部門舉報。那位退休軍人以自己年老體弱為名拒絕了採訪,並且表示以後還想出書,不想以後的出書計劃受此事影響。

張健說,這些非法網站採取大面積撒網的方式,利用了一些作者出書心切的心理,因此有不少作者中了圈套。他建議,受騙作者一定要到當地公安機關和文化執法部門舉報,當地公安機關和文化執法部門都會採取相應措施。他更建議作者遇到所謂的約稿信,一定要充分利用各大出版社官網、官微提供的電話等相關信息,向出版社核實求證。

同濟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偉君認為,縱觀這些細節,可以肯定這是出版詐騙行為,也涉及冒名問題,這些行為不僅損害了作者利益,也損害了出版社和知名出版人的名譽,出版社等可以訴諸法律,依據《侵權責任法》,維護自己的權益。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人民文學出版社法律顧問孫建紅也表示,這些行為顯然侵害了出版社的名譽權。(記者 路艷霞)

律師提醒:受騙作者應向公安機關和文化執法部門舉報

三聯書店也發表聲明稱,無“唐琴編審”在冊,shdsxzslcbs@126.com不是三聯書店的投稿郵箱。三聯書店從未在網上發佈過任何徵稿啟事,也從未在網上發佈“以某叢書、某編輯名義可申報公費或自費出版”的信息。聲明稱,凡三聯書店正式出版的圖書,都可在“中國掃黃打非網”(www.shdf.gov.cn)和“中國新聞出版信息網”(www.capub.cn)上查詢到“中國版本圖書館CIP數據核字號”。

在198個徵稿郵箱中,全國知名大社商務印書館、作家出版社、中華書局、接力出版社、海豚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花城出版社幾乎全部在列。而徵稿名目多是各種文叢,如“北極星文叢”“名師課堂叢書”“健康課堂叢書”“中篇小說金庫”等。

這位退休軍人在信中寫道,自己的晚年靠文學創作自娛自樂。今年1月,其郵箱接到一封令他興奮不已的郵件,來自“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學術前沿叢書)(新知文庫)投稿郵箱:shdsxzslcbs@126.com(樊編審)”的一封郵件稱,要為老人創作的長篇小說《期待花好月圓時》申報常規公費出版,但需要改個響亮的書名,以利圖書上市銷售。

198家出版社都因出版文叢而面向全球徵稿?一家名為“中國華語新書網”的網站就是這樣明目張膽地乾的。最近,有多位作者以發郵件、打電話、來訪等方式,向出版社“哭訴”自己因假冒徵稿郵箱的約稿信而受騙的經歷。記者經過調查發現,這些假冒徵稿郵箱依然存在,還在繼續向作者行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