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哪吒教育-我提出“中国需要多一些哪吒这样的叛逆少年

  • 时间:

【滴滴新规则公示】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是嗎,你叛逆過嗎?記得王俊凱獲評《中國新聞周刊》影響力人物榜的年度藝人到場領獎時,氣場一點兒都不張揚,主持人敬一丹阿姨問什麼都配合得體。我想,這就是這個社會所要的理想青年吧。

敢愛敢恨、敢做敢為、攻氣十足的性格現在確實越來越少了。多的是哪類?是“乖乖仔”或“精緻利己主義者”。

什麼叫時代進步?就是從這一代人不聽上一代人的話開始。大家以此共勉吧。

不認命就是這部爆款動畫的人設,讓人先是一敬,後是一嘆。多少認命的觀眾默默祭奠了一下心中那個死去的小哪吒。

我提出“中國需要多一些哪吒這樣的叛逆少年”,微博上馬上有人頂我一句:“中國更需要多一些李靖夫婦這樣的父母。”是啊,李靖就像現實中千千萬萬的父親,他們代表現實法則,用中國方式愛你:聽話!叛逆在中國會死得很慘。也有起來與孩子一起抗爭的。“兒子小學五年級了,我們仨一直在無聲抗爭:與空洞無物的語文教材抗爭,與形式化的各種作業抗爭,與唯分數劃分好壞抗爭。與其讓孩子叛逆,不如我們一起來!”但這樣的家長畢竟是少數。少數越不抗爭,就越來越是少數;多數越沉默,多數就越是多數。

叛逆就是創造力。創新中國最需要批判精神。中國如何鍛造一批哪吒這樣的少年?這需要寬容的社會環境,需要擺脫應試教育思維。哪吒們自己則需要足夠強大,堅持得足夠久。

什麼叫時代進步?就是從這一代人不聽上一代人的話開始。

《中國新聞周刊》2019年第29期

新版《哪吒》橫空出世,其成功在於人設。其中有句臺詞:“去你個鳥命!”這是小哪吒被教訓“別掙扎了,這就是你的命”時的回答。

新哪吒叫“魔童降世”。“魔童”可不是熊孩子。為什麼不是?第一,他並不是無理取鬧,而是被誤解;第二,他有抗打擊能力,有什麼事兒自己擔著。

《三聯生活周刊》曾做了期《尋找男孩》的封面報道。我以為,現在豈止是沒有男孩,連青春期也沒有了,沒有了壓抑、反思、挫折、反叛,一切隨手可得了嘛,一切“隨便、可以、都行”。這是未綻放即老去啊。

最近有篇文章《八十年代的青年有多英勇,今天的人已經不知道了》又盤點了一下上世紀80年代,那是中國改革的青春期,才華橫溢的年代。我們這幫老世代在朋友圈紛紛轉時,年輕人一句話就把我們斃了:這個世界搞成這個樣子還不是你們這幫老幫子搞的?是啊,竟無法反駁。

世代之爭是打不完的口水戰,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少年氣是可貴的,不認命是可敬的。用影片中的臺詞來回答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票房代表了觀眾的共鳴、萬千職場人的心聲,尤其代表了已經在社會摸爬滾打數年、十數年的90後80後的心聲。是啊,我也曾經年少,曾經叛逆啊。我的少年氣啊。

多少“魔童”在現行教育體制下泯滅了。絕大多數的叛逆少年都被外部的巨大壓制力量給馴服了。當我們誓言要培養“500個喬布斯、500個蓋茨”時,卻培養出越來越多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為什麼?因為曾經的哪吒最終都成了李靖,老於世故的李靖。

當然TFBOYS並非代表所有00後。正如“佛系”並不代表所有90後。但從大概率上,年輕世代越發少了少年氣,他們小時候“乖乖仔”或“熊孩子”,長大成“佛系青年”,中間缺了個“叛逆少年”。

當曾經的哪吒終成李靖文/閆肖鋒發於2019.8.12總第911期《中國新聞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