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乡村-我有时会想起儿时在乡村看电影的场景来

  • 时间:

【国羽3项全军覆没】

到了七八十年代,鄉村看電影的情況有了很大改觀。相距數里的兩個大隊或村莊,可以同一天放電影,只是需要“跑片”。所謂“跑片”,就是一個村先放映,另一個村等候著。等第一個村放完第一軲轆膠片後,由負責跑片的交通員,騎車飛速把第一軲轆膠片傳送到第二個村放映。這樣來回跑片和傳遞,第二個村也就比第一個村晚結束大約一軲轆膠片的時間。1982年,武打電影風靡一時。我與伙伴騎車去三十裡外的淮陽縣城觀看電影《少林寺》。看完夜場,集合出城,乘著月光,疾駛在兩邊長滿濃密白楊的柏油路上,月光把身影拉得很長。

這時候最忙的是各家各戶了,鄉親們幾乎是統一時間生火做飯。炊煙裊裊,令鄉村美如童話。不少家長一邊拉著風箱做飯,一邊還惦記著電影場的位置,便吆喝著自家的孩子,搬上家中的桌椅,去電影場占位置。孩子們幾乎全出動,很快,電影場正面及兩邊,被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各式各樣的板凳、桌子和椅子占盡。來得晚的,只好迅速跑到影幕的背面占位置。再晚的,等電影開演,有的站在土坡上看,有的爬到柴火垛上看,有的騎在牆上看,有的上樹倚靠樹上看。

從露天影場到電影院再到電影城,過去翹首以盼的事情,現在已變得習以為常。電影生活的變化,折射的也是社會的變化,這變化的背後,是人們幸福感拔節生長的歷程。願我們的生活能像一幕幕精彩電影,帶給人更多的溫暖和快樂。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31日08 版)

現如今,看電影已成一種常見的消遣。逛街散步、吃飯聚會,閑暇之餘總會問一句“最近有什麼好影片”。若有心儀的好片,便會帶上家人,或約好友,一起去享受光影的精彩。坐在愜意的影院里,我有時會想起兒時在鄉村看電影的場景來。

九十年代後,家鄉的影院開始快速發展。鄉裡建起自己的電影院,電影場次也由月變周,由周變天;影片範圍,亦由少變多,種類齊全。影像廳、投影廳,如雨後春筍,四處皆見。購好票,或三三兩兩,或集群結隊,只需提前十分鐘入場,尋位坐下,就可輕鬆愜意地觀看,過去的那種東奔西跑與匆匆忙忙早已成了歷史與記憶。

半下午的時候,放映員的身影還沒出現,大隊部里就擠滿黑壓壓的人群。等放映員騎著綠色“二八”自行車,出現在鄉親們面前的時候,大家蜂擁而上,有的接車子,有的卸影幕,有的抬機器……不知誰家的孩子,早脫了鞋,光著腳,爭相著站在樹下,嘴裡銜著繩子,“噌噌”爬到樹上,把影幕扯掛在兩棵大樹之間。潔白寬大的影幕懸掛起來,一場大家期盼已久的精神盛宴即將上演。

近些年,淮陽縣建起現代化影城。高大氣派、功能多樣的現代化影城成為老家人休閑娛樂的重要場所,炎炎夏日,在清爽的環境里享受一場視聽盛宴,成了老家人的避暑方式。走進影城,八個放映廳,千餘個座位,可同時播放八部電影,每天放映六十餘場次。座椅優雅與舒適,甚至比家裡的沙發還舒服。高起坡、低視角、弧形寬銀幕,讓人更添身臨其境之感。春節返鄉,帶上妻兒,在這樣的影院里享受合家歡電影,幸福感更是倍增。

我小時候,看電影不是件小事。兒時的豫東鄉村,落後偏僻,文化活動稀少。看電影如同過年,一年也就一次,再多也就兩次。逢上公社裡放電影的通知正式下來,大隊里像揭開蓋的鍋,即刻沸騰起來。這一消息會迅速蔓延至十里八村。空氣里瀰漫著無法言說的節日味道,孩子們歡呼雀躍,大人們喜笑顏開。這時候,生產隊長會“咣咣”地敲響掛在村頭的生鏽大鐘,通知社員,提前放工。學校也會發出通知,提前放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