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父亲绿色-回塞罕坝工作5年多了

  • 时间:

【脸书员工总部跳楼】

半個世紀,塞罕壩人將昔日飛鳥不棲、黃沙遮天的荒原,變成百萬畝人工林海。大自然沒有辜負我們的努力和付出。2017年,塞罕壩林場建設者被授予聯合國“地球衛士獎”。

2015年,病重的父親走了。按照父親的遺願,我把他的骨灰撒在了他畢生工作過的林子里。生前種樹,死後也要和樹在一起,這就是林業工人的情懷!

我曾發誓要走出這片單調的綠色,追尋一個色彩斑斕的青春。2006年,我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學。父親送我上學時問我:“閨女,畢業了還回來不?”我說,我想留在城市裡。

回塞罕壩工作5年多了,我踏遍了12個林場的54個營林區,我們探索出了全林經營模式,我們編製的森林經營方案是國內首個通過國家級論證的方案。

父親和所有塞罕壩人一樣,一輩子只做一件事——種樹。當時我不理解,他們怎麼對種樹就那麼“有癮”,對林場艱苦的生活條件就那麼淡然?

那一瞬間,我理解了父輩的堅守和執著。也為了多陪陪父親,我考回父親工作過的林場,開始了作為一名林業工人的生活。我燒大鍋、睡火炕,每天5點起床,上山造林。

我是新一代林業工人,我要做一顆綠色的種子,用我的赤誠去播蔭撒綠,用我的青春伴祖國同行!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了北京,做著喜歡的工作,過著喜歡的生活,偶爾才會夢到家鄉的那片綠色。可是,2013年,父親查出了胃癌。我回到家,攙扶著父親爬上門前的小山坡,望著陽光灑向無邊的林海,深深淺淺的綠色訴說著生命的律動。眼前的一棵棵樹,就像一個個衛士,手輓手構築起護衛京津的生態屏障。父親說:“多美的綠色呀,你回來吧!”

我出生在河北塞罕壩,父親是林場的一名普通工人。林業工人的孩子從小就跟樹最熟,看到最多的是樹,聽到最多的也是樹。小時候,父母把我打扮成了一棵“樹”:肩上的書包是綠色的,身上的衣服是綠色的,就連我想要穿花裙子時,父親也會說:“綠色好看!”

(“時代新人說——我和祖國共成長”演講大賽“綠水青山”主題演講比賽演講稿摘登,作者為河北省木蘭圍場國有林場管理局林業工人)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20日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