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社会管理-大家对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管理工作达成了共识

  • 时间:

【卷走10亿拥23套房】

“以道興村”“保育活化”夯實鄉村振興路南粵古驛道在廣東各地綠道系統建設成功的基礎上,基於對鄉村振興的思考以及對南粵文化的保護要求,提出的一項系統性遺產保護和活化利用工作。廣東省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邱衍慶認為,南粵古驛道的創新體現在“以道興村”,通過樹立文化自信推動鄉村振興;以古道豐富了各類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利用形式,同時建立了多部門分工協作的保護利用模式,探索包括“三師”(規劃師、建築師、工程師)專業團隊參與的全民參與機制;拓展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與體育、旅游、農業、教育相結合的多元路徑。邱衍慶強調,保護工作的主要目的是活化利用,希望能夠整合全省文化、體育和其他扶貧資源,更多地與當地村民相結合,帶動提升周邊村落的共同發展。

有效立法是推動遺產地保護管理的重要保障。對鼓浪嶼這樣一個社區形態遺產地,申遺後文化如何傳承,怎樣讓老百姓有更多切實的獲得感?鼓浪嶼萬石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鄭一琳強調,“共享發展”是申遺成功後修訂《廈門經濟特區鼓浪嶼世界文化遺產保護條例》的理念核心,該條例中“傳承與利用”“共享與保障”兩個章節突出強化了這一理念:堅持利益相關人權利與義務的統一,在保障、改善民生上下足功夫;堅持科學保護與嚴格管理的統一,保障社區發展,從建設活動、業態和出租房屋管理等方面提出控制要求。

不可“畢其功於一役”城市遺產的保護管理是社會普遍關註的問題,同時也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江蘇省蘇州市文物局研究員尹占群表示,蘇州根據利用價值設置不同的保護強度,在不傷害文物本體、嚴格控制潛在風險和能夠傳達文物價值這3個前提下,不限制文物特別是民居類文物的利用功能,並分享了引入社會資本保護的鈕家巷方宅、工業遺產活化利用的蘇綸紗廠等成功範例。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蘇州召開的“第三屆世界遺產城市組織亞太區大會”上,蘇州被世界遺產城市組織授予“世界遺產典範城市”稱號。回顧大會形成的“蘇州共識”,尹占群認為,城市遺產的保護是長期的、系統的、漸進的、緩慢的,任何希望“畢其功於一役”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提高社會力量軟實力作為文物大省,山西的文物資源非常豐富,但很多文物建築地處貧困縣,交通等因素制約保護與利用發展。針對這種情況,山西省文物局探索了4種社會參與模式:社會資金只修不用、社會資金修用一體、政府修繕引導社會出資利用、社會力量參與守護。山西省文物局文物處處長白雪冰表示,自2017年山西啟動“文明守望工程”以來,積極推進“眾手搭”“巨手擎”“妙手集”“巧手創”“千手護”“小手托”“順手幫”“聯手助”“攜手援”9類項目。通過出台相關法規規範社會力量的權利和義務,制定稅收優惠、經費補助、人才培養、業務指導等30條政策,以優化社會參與環境,搭建項目推進機制與平臺。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近年來積極投入,與政府機構、科技企業、專業機構、社會團體等深入合作,開展了各項文保相關工作,取得了豐碩成果。其中,“敦煌數字供養人”項目有效地將一個為文化遺產的籌款進行保護研究的項目轉化為一個文化遺產的傳播類項目。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秘書長初迎霞表示,未來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將從“硬實力”入手,逐步擴大資金來源和“軟實力”,並實現加強公信力以及自主項目的開發利用轉化和可持續發展,希望未來能通過有效的資金投入,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源投入文化遺產保護事業。

為了共享管理創新實踐經驗,探索文化遺產保護和活化利用的長效機制,由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主辦,清源視野文化咨詢有限公司承辦的“文化遺產活化利用管理與實踐探索論壇”近日在上海召開,與會嘉賓從“遺產地綜合性管理體系和政策創新”“行業管理政策與工具創新”“遺產資源保護與綜合利用帶動社會可持續發展特色案例”三方面進行了分享交流,通過個例分享和點評討論,大家對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管理工作達成了共識。

2015年,來自廣東江門的“倉東計劃”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優秀獎,值得一提的是,當地村民是獲獎主體,他們利用各類空間舉辦相關社會活動,除了喚回倉東村散落世界的村民外,還吸引了大量參觀者,形成了極具活力的鄉村氛圍。開平市倉東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中心負責人沈益民介紹,“倉東計劃”是以廣東開平市倉東村為試點進行的鄉村文化遺產保護與活化的探討,是民間自發的、基於“記住鄉愁”和鄉村振興的實踐活動,對當下鄉村的存在意義具有前沿性的探索。(連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