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音乐艺术-施光南老师创作的《打起手鼓唱起歌》是一首充满艺术生机的歌曲

  • 时间:

【作家宫洁民去世】

說實話,我是幸運的。我所遇到的3位老師,為我奠定了堅實的藝術基礎;而所處的時代,讓我的藝術人生更加精彩。

我的第二位恩師是施光南。沒有施光南先生,就沒有如今的我。7年的工廠生活雖然給了我廣闊的舞臺,但真正讓我走上歌唱道路並引導我向前奔跑的是施光南先生。上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著祖國大地,但文藝領域仍乍暖還寒。施光南老師創作的《打起手鼓唱起歌》是一首充滿藝術生機的歌曲。有一個時期,我經常在工廠車間里給工人們唱這首歌,工人們學會後也和我一起高聲演唱。一天,在這首歌的詞作者韓偉的幫助下,我見到了施光南老師,他聽我唱完《打起手鼓唱起歌》後,十分激動,連連說:“牧村真正唱出了我要的感覺!這是人民在新的時代發自內心的無比歡樂的感覺!”

我在天津南開大學讀研期間,深入研究了明清民間曲調,這使我對歌唱藝術中的音樂傳統有了更深的認識,也為我在演唱中融合中西特色提供了理性支撐。有一次去英國演出的情形令我印象深刻。英國民眾十分喜歡我的演唱,他們說,我的演唱既是中國的又是世界的,還提出讓我留在英國。我當時開玩笑地回答說:“我這次只帶來了歌聲,我的心留在了中國。”我的歌聲能受到歐洲人民喜歡,是因為歌聲中體現出了中華民族音樂傳統的魅力,這也是我在中央音樂學院和南開大學的學習收穫。

我的音樂啟蒙老師是我母親,她十分熱愛音樂,曾受教於歐洲的一位音樂老師,學習鋼琴和聲樂。新中國成立後,她成為一名音樂教師。母親把我帶到了音樂世界。小學階段,我成了天津小紅花合唱團的低聲部演員,經常活動於青少年宮的舞臺。

我的第三位恩師是中央音樂學院沈湘教授。這位有國際影響力的名師桃李滿天下。我永遠忘不了沈老師對我的栽培。沈老師和施光南老師共同商討制定了我的教學方案,讓我有機會在改革開放的背景下聆聽、研究了大量藝術家的作品,使我學會了尋找音樂感覺、掌握高難度演唱技巧的能力。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20 版)

沒有改革開放,不會有這麼多富有春天氣息的作品如雨後春筍般問世。沒有祖國的發展,歌唱家不會心花怒放地自由歌唱生命、生活和偉大事業。沒有新時代的美好,廣大人民不會如此熱情投入,作為聽眾與藝術家共同創造著時代藝術的今天與未來。我常說:“歌唱藝術家的喉嚨長在自己身上,藝術生命卻存活於觀眾之中。有了觀眾魚得水,失去觀眾樹斷根。”除了少數有著長久生命力的經典歌曲作品,多數歌曲作品的受歡迎程度,是隨著不同觀眾群體、不同時代而變化的。歌唱藝術家的演唱品味當緊隨時代而變。我將永遠懷念我的恩師,永遠感恩祖國、時代和人民給予我的一切。

1984年,我決定去中央音樂學院深造,施老師卻特別擔憂,他擔心我學成美聲、歌劇那種唱腔。那段時間我真的是如坐針氈,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反覆調整,我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演唱風格。我決定在民族唱法的基礎上,吸收美聲唱法的精華,走一條雅俗共賞的路。終於,我找回了自己,找回了那個朴素真實、帶有鄉野味道的我。在施光南老師的影響下,我們共同走上藝術歌曲大眾化、民族歌曲藝術化之路,為我國民族歌曲的藝術創作演出出了一份力。

後來,我離開了工廠,被調入天津市歌舞劇院,成為一名獨唱演員。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施光南老師的創作激情更加高漲,創作了許多觀眾喜聞樂見的歌曲。他把許多歌曲給了我,還特意為我創作了《假如你要認識我》《吐魯番的葡萄熟了》《孔雀嚮往的地方》《月光下的鳳尾竹》《多情的土地》等大家耳熟能詳的優秀歌曲。80年代以來,我登臺演唱過的200多首歌曲中,有許多歌曲都出自他。施光南老師無愧為人民的音樂家,從他身上我不僅學習到了勤奮、敬業、謙和的好品質,也學到了寶貴的藝術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