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自決選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 时间:

【陈坤为儿子庆生日】

人前聲稱對「理想」寸土必爭的「眾志」,以法律費高為由不上訴,變相使補選提早舉行,但其實當時泛暴派已有眾籌打官司的伎倆。法庭在該案中結合人大釋法判詞,初步在本地操作層面確立「自決」違反基本法標準。

直到近日,「眾志」決定放棄「自決」政綱,組織設立宗旨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眾志」棄甲時機,正值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結束,有網友笑言,眾志不如直接改名「香港民進黨」好了。短短四年間,眾志左右搖擺、立場飄忽,為選舉利益不斷變臉。到底「眾志」的哪一面、哪一句才是真的呢?

曾揚言「港獨」是「自決」的選項

在極端政團「掩護」下,「眾志」猶如淹沒在煙霧中,其政綱違反基本法的本質,當時並沒引起太多人留意。那年立法會選舉,當「本民前」梁天琦、「民族黨」陳浩天被取消提名資格(DQ),「眾志」曾高調發聲明,為梁、陳被DQ「打抱不平」,揚言「港獨」是「自決」的選項。吃著「人血饅頭」的羅冠聰,為成立不足五個月的「眾志」贏得一席。之後羅冠聰宣誓就職時肆意「加料」及變聲,被法院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席。

2018年1月,「眾志」常委周庭在補選中因「自決」政綱違反基本法被DQ。當時「眾志」低調刪除其官網「以『民主自決』作為最高綱領」等字句,但顯然「太假」。六月,「眾志」又稱「參選大門已關」、要「由政黨轉型民間團體」。不過泛暴派於四月秘密協調2019年區議會選舉名單時,「眾志」多人榜上有名。

去年區選時,「眾志」為搶議席手段盡出,從同一選區同時派出Plan B,到隱瞞「眾志」聯繫,再到徹底避談「自決」政綱,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不過違法就是違法,要付出相應代價。最終報稱代表「民主派」、避提「香港眾志秘書長」身份參選的黃之鋒提名無效,是去年區選唯一因非真誠擁護基本法而被DQ的人。選舉主任亦引用高院裁決,提到眾志和黃之鋒主張的「不具實際憲制效力的『自決』」,同樣違背基本法。

2016年上半年,多個路線激進的新政治團體接連冒起:鼓吹「暴力」、「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參加該年二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被視為「政壇第三勢力」;路線相近的「香港民族黨」(民族黨)三月宣佈成立,狂言在社會各方面建立勢力。緊接著的四月,由「學民思潮」等反國民教育及違法「佔中」團體頭目糾集而成的「香港眾志」(眾志)成立。與立場極端的「本民前」、「民族黨」不同,「眾志」的成立顯得充滿計算:精心設計的名稱及標誌、聲勢浩大的發布會及初創成員陣容、在新舊泛暴派路線之間兩頭下註的「自決」政綱、成立時已對未來選舉諸多部署的野心……

圖:鼓吹「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突把組織宗旨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