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青瓷记者-图为何志隆向记者介绍窑厂使用的漂流木

  • 时间:

【海啸夺走26万生命】

圖為何志隆向記者介紹窯廠使用的漂流木。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窯廠用碎瓷片打造的牆面,記錄了何志隆的艱辛。“如果沒有母親教會我‘永不放棄’,以及太太的鼎力支持,翡翠青瓷不可能誕生。”他說。

中新社記者 陳小願 安英昭

經歷電子產品生意的成功與失敗後,1991年,32歲的何志隆轉行成為陶藝師,從電窯、瓦斯窯等入門,早期作品與同行相似。

築窯廠、尋木材、燒陶瓷、建展館,何志隆坦言“各環節都不易”。柴燒初期之苦他仍歷歷在目:一窯需燒約400至600小時,要根據窯內溫度調控火勢。他曾累到在馬桶上睡著,妻子則被制坯機捲掉過一大撮頭髮。

出生於桃園中壢,成長於單親家庭,何志隆六七歲就在賭場幫人跑腿買香煙和檳榔。定居臺東前,他在新竹、苗慄、臺北等多個縣市住過。漂泊的生活及親情的缺失,他一度被當作“不良少年”。高中畢業後就讀神學院,“意識到不能再讓長輩擔心”,他的人生才出現轉折。

有專家認為這是古老的落灰上釉法。商周時,中國先民就已經以草木灰釉為陶瓷著色。唐末以後,為大量及穩定地生產陶瓷,以礦石釉料上色再入窯的工藝成為主流,草木落灰上釉法逐漸失傳。

中新社臺東11月7日電 題:重拾商周時期“草木灰釉”色彩的陶藝師

河北博物院為此專門派了三批專家來臺東,考察翡翠青瓷製作流程。消除疑慮後,該院於2017年為何志隆舉辦個展。

近日,臺灣知名陶藝師何志隆在位於臺灣臺東東河鄉泰源幽谷的窯廠里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分享他與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緣。圖為何志隆在窯旁向記者介紹燒制過程。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這位知名陶藝師,曾在監獄教受刑人陶藝20多年,獲臺灣犯罪矯正協會授予“獄政之光”牌匾。近十餘年來,他以柴燒制陶瓷,將裸坯入窯,利用自然落灰形成類似翡翠色的釉層,故作品取名“翡翠青瓷”,受到兩岸陶瓷界關註。

如今,何志隆的窯廠雇了幾名員工,妻、子則時常奔波於兩岸,推廣作品。他正準備將臺中的展館搬至臺北,希望有更多人認識翡翠青瓷。

2000年前後,柴燒在臺灣流行起來。這種工藝通常燒制不超過72小時,但何志隆發現,裸坯持續燒逾400小時後,有的經草木落灰形成滿釉。

何志隆近日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分享他與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緣。

翡翠青瓷還在中國國家博物館、法國盧浮宮等地展出,逐漸被越來越多人所瞭解。在大陸舉辦的“中國傳統草木灰釉的傳承與發展”國際學術研討會上,有專家學者認為,翡翠青瓷無論形式、內容與創見不僅具有歷史傳承意義,更盡其所能呈現出當代的獨創性。

每燒一窯需逾50噸木頭,為環保考慮,燃料主要為漂流木。下山來到海邊,何志隆指著沙灘上的漂流木告訴記者,這是強颱風過後,從菲律賓群島漂流而來的,要切割成小段後才可使用。

近日,臺灣知名陶藝師何志隆在位於臺灣臺東東河鄉泰源幽谷的窯廠里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分享他與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緣。圖為窯廠一角。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藝術是屬於世界的,我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希望貢獻自己所學。”何志隆去年被景德鎮陶瓷大學聘為客座教授。他說,個人力量有限,希望有更多人參與,共同弘揚中華陶瓷文化。(完)

立冬將至,距臺東市區約一小時車程的泰源幽谷,天氣已經轉涼。60歲的何志隆在窯廠察看柴火,滿頭大汗。

圖為何志隆與他的作品。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近日,臺灣知名陶藝師何志隆在位於臺灣臺東東河鄉泰源幽谷的窯廠里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分享他與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緣。圖為窯廠工人整理柴火。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儘管目前每窯良品率僅約3%至7%,但翡翠青瓷的出現,令不少專家難以置信。

為探索落灰上釉法,他鑽進不同窯研究,自繪結構圖,經十餘次推倒重建,才建成相對滿意的窯。

收集漂流木費力耗時,而且不是每年都有,窯廠一度燒到“山窮水盡”。2013年,來自福建的妻子方桂陳,賣掉大陸一家店鋪,換了380萬元新臺幣支持他。“兩岸一家親,在我和太太的婚姻中也得到印證。”何志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