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學生暴力-教育局不點名批評教協不但沒有譴責暴力

  • 时间:

【鹤唳华亭开播】

大學校園內,縱火燒車及焚燒雜物堵路,是否違法違規?

大學校園內,向吐露港公路車輛投擲汽油彈及雜物,企圖謀殺過路的司機,是否違法違規?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對局方譴責暴力表示支持,認為極端示威者變本加厲,用盡不法手段阻止學生上學,以達到所謂的「三罷」目的,將廣大市民安危和生命安全棄之不顧,是令人髮指的卑鄙行為。至於教協指責教育局「遲來的停課」,黃錦良直指教協倒果為因,斥教協對暴徒連日破壞居然不予譴責,「教協才有失專業」。

中大管理層必須回答的問題香港管轄範圍之內,絕對沒有法律死角。任何地方發生罪案,警察都有權在沒有通知下進入辦案,這是法例給予警方的執法權。

香港升旗隊總會總監許振隆表示,作為真正的專業教育工作者,絕不能接受使用暴力,美化暴力,義正辭嚴的譴責才是有承擔的表現。面對有不可預計的暴力出現、關顧師生安全的考慮,支持教育局決定停課是適切的舉措。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同樣支持反暴力,他直言,如果學生是因為對社會造成破壞,竟還敢申請阻撓警方入校拘捕違法者,簡直於心有愧。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批評近日暴徒在校園的違法行徑,促請學生反思違法堵路、掟磚等行為對社會有何益處。他表示,學生不能以「社會嘅錯」作為開脫犯罪的理由,更不應犧牲人家的生活爭取自己的訴求,最後只會適得其反。

何君堯在家中協助尋車,但一時未能安排車輛,最後何君堯叫記者「你行出馬路度啦,睇嚇有無車經過。」最後該名記者往大埔方向行,二人保持聯絡。何君堯最後致電警務處求助,很快有人回覆指會派人協助。何君堯參選區議會屯門樂翠選區,同區候選人還有盧俊宇及蔣靖雯。

大學校園內,集體公開製造汽油彈,是否違法違規?

教育局昨午宣佈全港學校今日停課,表示各學校在停課期間必須保持校舍開放,並安排教職員在安全情況下回校照顧學生,如果家長有需要送子女返回學校,可繼續送子女返校,並在途中註意安全,與學校保持溝通。

本港院校淪為暴力戰場,來港求學的內地生為遠離危險暴亂,無奈離港。中文大學對開馬料水碼頭,昨日有水警船協助中大內地生撤離,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亦在個人社交網站Facebook上直播講述昨凌晨協助學生離開暴力校園的過程。

唯一解釋是,中大學生會企圖將中大變為罪犯庇護所及暴徒兵工廠。

中大的管理層,從校董會到校長、副校長們,你們知道中大已經成為罪犯天堂了嗎?現今科技發達,網上流傳大量中大暴徒學生的短片,筆者作為不熟悉法律的人士,請中大管理層回答以下問題:

家校會主席湯修齊及13區家長教師會聯會發表聯合聲明,齊聲支持教育局宣佈今日全港學校停課,同時呼籲各方必須剋制,不要讓暴力蔓延。

大學校園內,掘起路上地磚攻擊警員,是否違法違規?

局方譴責暴力 教育界紛力撐教育局又不點名批評教協不但沒有譴責暴力示威者,反而將責任推卸給警方,直指教協有關言論「實在有違教育工作者應有的專業態度」。

中大學生會為何懼怕警察進入中大執法?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局方一直以學生的安全及福祉為首要考慮,又批評暴徒除製造危險的路面情況外,更惡意破壞保姆車,有學校更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嚇,形容這種情況「令人齒冷」,並強烈譴責此等故意危害學童安全、剝奪學生學習基本權利的行為。教局又強烈呼籲示威者立即停止所有暴力行為,盡快令社會回復秩序,讓學生能夠安全上學。當局亦希望學生在停課期間留在家中,不要在街上流連,遠離危險,更切勿參加違法活動。

台印韓學生均撤離此外,中大和科大校方昨亦安排車輛協助學生撤離學校。香港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昨亦協助中大126名台灣學生返台。來自印度的一年級學生Arsh居於崇基學院的宿舍,他下午四時多拖著行李離開中大,希望返回印度。亦有來自韓國的三年級生,昨日凌晨已經登上返迴首爾的飛機。

中大管理層有沒有法律常識不重要,中大還有法律學院,不妨請教一下中大的法律學者,回答本欄提出的上述問題。

大學校園內,發射「火箭」攻擊警員,是否違法違規?

有《環球時報》記者親歷「救援」,並讚揚何君堯等人士冒風險參與救人。何君堯表示,凌晨一時收《環時》記者電話,表示有內地學生從中大逃出生天。《環時》記者指,中大情況惡劣急需離開,學生於是徒步行至赤泥坪村,但由於村內無車離開,於是致電何君堯希望代為安排交通離開。

大學校園內,私設關卡查路人證件及隨身行李,是否違法違規?

全港多區暴亂,黑暴學生在多所大學校園以汽油彈縱火,昨晚約七時半,城市大學劉鳴煒學術樓外牆一幅棚架起火,消防員到場出動一條喉灌救,約半小時後救熄,一名男子在協助救火時,手部被玻璃碎片割傷,送往明愛醫院治理。消防調查後認為起火有可疑,案件交由警方跟進。

據大公報報道,暴亂持續,多區交通癱瘓,接載學童的校巴也被暴徒破壞。教育局昨與18區中學校長會面磋商後,以學生安全及福祉為首要考慮,宣佈全港學校今日停課。教育局不點名批評教協不但沒有譴責暴力,反而卸責警方,實在有違教育工作者應有的專業態度。教育界力撐局方義正辭嚴譴責暴力,並嚴厲斥責教協縱暴,顛倒是非黑白,反怪罪教育局和警方,批評教協才有失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