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田雨-田雨说::“与王启年打太极的人物个性不同

  • 时间:

【暴雪蓝色预警继续】

演喜劇,是這兩年的事,而“出圈”,多少同與開心麻花的合作有關:《夏洛特煩惱》里貪財又勢利的王老師,《情聖》里好色的培訓班老師,《羞羞的鐵拳》里經營假拳事業的馬東,《飛馳人生》里精明的駕校教練等角色,幫助田雨在演藝生涯第二個十年打開知名度。同一時段,田雨在熱播劇里的出鏡頻率也在變高,《大丈夫》《虎媽貓爸》《小丈夫》《戀愛先生》等劇,讓他坐穩了“黃金配角”的位置。

這種透支的狀態,田雨最近也遇到了,他感受到了行程連軸轉的辛苦。一次是參加《精英律師》的發佈會,在橫店拍戲拍到凌晨三點,開車兩個小時到了杭州,坐早上六點多的航班回北京,中間睡了一個小時,一天活動結束後,坐高鐵回杭州,然後回橫店,睡一會兒,接著拍第二天的戲。另一次則是為了參加海南島電影節宣傳電影,兩天飛了三趟。

為了貼近精英形象,田雨在飾演何賽之前瘋狂減肥20斤。更辛苦的是背臺詞:“這部戲的臺詞不像平時說話那樣,我要完全無意識地背出來。辦法是把臺詞抄成小紙條貼在酒店鏡子上,將重點拍下來放到手機里,每天早上強化記憶。”

田雨回憶了一段他和大女兒之間、讓他感到辛酸的對話:“她問我:‘爸爸你幹嗎去?’我說:‘我去工作。’她問我:‘你為什麼要工作,為什麼要走?’我說:‘我工作賺錢,才能給你買玩具啊。’她說:‘我不要玩具,我要你陪我……’這讓我特別難受。”所以,能在北京工作,田雨就儘量留在北京。

正在東方衛視熱播的電視劇《精英律師》近日在廣州舉辦明星見面會,劇中飾演何賽的田雨和飾演麥飛的代旭與本地觀眾互動游戲。

《精英律師》中飾何賽,與靳東成為搭檔

田雨坦言對於事業,年輕時會有野心,現在越來越隨緣:“我還是把目前的事做好吧。經驗的積累很重要,要做個有心人,很多東西需要積累。演員的生活要過得更廣一些,不能拘泥於某一個領域,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表演上,能用上那顆生活的種子。”

田雨把王啟年的成功歸功於導演、編劇:“《慶餘年》的劇本是一天下午給到我的,我第二天凌晨就看完了,因為它是非常流暢、生動的劇本,人物也很飽滿。之後,我再反覆地看,把‘王啟年’一點點給搭了起來。”於是,觀眾看到了這樣的王啟年:錶面上他貪財耍貧嘴,愛占蠅頭小利,貪生怕死,又賤又猥瑣;內里,他大智若愚,樂於幫助同僚,愛女兒怕老婆。

毫無疑問,無論是《慶餘年》里的“王啟年”,還是《精英律師》里的“何賽”,田雨都是兩部劇里最出彩的配角。

“盡可能挖掘女兒的天賦,讓她們接觸最經典的東西”

“我更喜歡生活中的閑散。”在家的時候,田雨特別享受:“我很喜歡在家過小日子,送孩子上學,去菜場買菜,打掃房間,去古跡、博物館轉轉……”也喜歡讀經典:“每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認為就應該看最好的美術作品、音樂、小說、戲劇等,才能獲得最大的享受。不用把大量時間放在所謂的流行的東西上,因為你能把經典都讀一遍,就已經很不錯了。我有時候還會把莎士比亞的劇作拿出來看,看古英語直譯版,培養感覺,儲備能量。”(記者 龔衛鋒)

田雨除了帶著家人游山玩水,還會帶女兒去片場:“我會帶她們去看現場,讓她們知道父母工作的辛苦。”田雨還爆料了探班趣事:“我女兒喜歡靳東和張若昀。老二被靳東抱著時獃若木雞,就像被點了穴。回來後,她跟我說:爸爸,我不是不理他,我是害羞。而老大會把朋友從國外帶給她的巧克力偷偷送給張若昀。”

《精英律師》里“何賽”是一個有原則卻有點軸的律師,自尊心強,喜歡就一件小事喋喋不休,小動作不斷,與靳東飾演的羅檳對比強烈,兩人成為一對相愛相殺的好搭檔。這也是田雨和靳東繼《戀愛先生》之後的再次合作。田雨說:“與王啟年打太極的人物個性不同,何賽屬於猛衝猛打型,角色需要一直頂著一口氣,是打雞血的大男孩狀態,拍攝中,我想稍微鬆勁都不行。我平時說話比較慢,跟角色反差很大,所以花了很大力氣。”

田雨認為每個父母都應具備引導孩子的能力:“我會盡可能讓她們多接觸社會、文化的方方面面,盡可能挖掘她們的天賦,比如帶她去看京劇《梨花頌》、音樂劇《瑪蒂爾達》,等等。我會儘量讓她接觸最經典的東西,比如看畫,看畢加索、莫奈,以及中國大量的古畫。”有一天,田雨發現大女兒在繪畫時,用色、線條太規矩,他便帶她去了清華大學博物館看畫展:“希望或多或少影響到她,讓她的思路再打開一點。至於她未來會走什麼路,還是要靠她自己。”

“王啟年的個性像打太極,而何賽屬於猛衝猛打型”

“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表演上,能用上那顆生活的種子”

田雨對輔導女兒功課也頭頭是道:“在《精英律師》結束、後面工作還沒開始時,我每天開車送老大上學。過程中,對於一些需要背誦的內容,我反覆跟她說,她有時候也煩,我就把這些知識變成段子、游戲來教她,比如看到前面車牌數字,我和她比賽,看誰加法、乘法算得更快。”

1975年,田雨出生於北京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老師,從小在老北京衚衕長大。少時常路過家附近的北京人民劇場,看院里的演員化妝、演戲,耳濡目染,在心裡種下了當演員的夢想。1999年,田雨從中戲畢業,夏雨是他的同班同學。

田雨與代旭在廣州宣傳《精英律師》

但田雨很明確,生活應該有輕重之分:“除非是碰到特別希望合作的人,比如前段時間在重慶拍張藝謀導演的《堅如磐石》,我會把精力完全投入其中,通常我會在工作選擇上顧及家庭。”田雨直言今年會儘量選擇在北京工作:“我們家老二現在3歲,正好是她一生成長過程中的重要階段,我要儘量陪她成長。”

有觀眾戲稱田雨是“劇拋臉”,因為每部劇他都能演出不同狀態,一部劇播完後觀眾會忘記他是誰。田雨說:“這樣挺好!我乾這個職業,希望大家對生活中的我不太瞭解。作為演員,高光的時候應該在舞臺上、戲里,演繹不同角色。”這兩年來也有很多綜藝找到他,但他都拒絕了:“我都儘量表示感謝,我不太適合綜藝,我不是那種現掛的(現場即興發揮)、好玩的人。”

為了豐滿人物形象,田雨加入很多設計:“我參考了一些經典的貪財形象,比如葛朗台。那場王啟年從鞋底掏錢出來請範閑吃面的戲,是我自己加的細節。”不少觀眾調侃田雨是“王啟年本年”,田雨很開心:“這是對我挺高的評價,我們性格上有相似性。有時是人物幫我照鏡子,我想我骨子裡也有貪財、懼內的部分,一些觀眾會有共鳴,是因為大家也在照鏡子。”

田雨全程笑眯眯,就像兩部劇中嬉皮笑臉的角色一樣,充滿喜感。其間,有樓上的觀眾沖他大喊《慶餘年》中的角色“王啟年”的名字,他也揮手示意,並提醒:“註意安全啊!”游戲環節,他被主持人要求唱了一首《瀟灑走一回》,沒對上音樂節奏,卻因為真誠、不糊弄,贏得觀眾拍手叫好。

這種備受追捧的待遇,對44歲的田雨來說,每隔幾年會遇到一次,而這一次卻比以往更加猛烈,他在兩部熱播劇中扮演的“王啟年”和“何賽”兩個角色在網友中幾乎是“零差評”。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田雨謙虛表示,自己對爆紅沒有期待,“我更喜歡生活中的閑散”。

最近《慶餘年》《精英律師》的熱播,讓田雨的人氣更上一層樓。他對此十分坦然:“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這種情況出現,比如《夏洛特煩惱》的王老師,十年前的《身份的證明》,但當別的戲播出時,大家很快就會關註別人,這很正常。我對爆紅沒有期待,我今年44歲了,對生活有自己的主張。”

2007年,田雨在拍攝電視劇《石榴花開》時,與演員王玥相識,兩人2009年步入婚姻殿堂,育有兩個可愛的女兒。田雨自豪地形容與兩個女兒的相處狀態:“有時一條腿上坐一個女兒;有時一個騎在脖子上,另一個懷裡抱著。”

演了幾年影視劇後,田雨開始在話劇舞臺發力:2002年,他主演了王曉鷹執導的話劇《薩勒姆的女巫》;2004年是林兆華執導的《廁所》;2006年是賴聲川執導的《暗戀桃花源》;2008年是田沁鑫執導的《明》……在影視劇方面,田雨一直以來演男配角居多,十年前他憑藉與張涵予、羅海瓊合作的《身份的證明》打開了知名度。在他入行之初,還有一段轟動的經歷,那就是與湯唯的戀情。分手後,田雨從未拿這件事來炒作。

《慶餘年》中飾王啟年,與張若昀共度難關

去年,田雨憑藉電影《那一夜,我給你開過車》提名了電影頻道傳媒關註男演員。在這部電影中,田雨飾演的李渤因為酒駕失去至親,卻陰差陽錯成為代駕司機,電影通過他的視角,描繪出一幅酒後眾生相。田雨感慨道:“這部片一個多月基本都是晝夜顛倒地拍攝,身體透支厲害。我過完年休息了一段時間,《精英律師》就開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