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长安观众-当问及曹盾有没有考虑这部剧演员身上的“流量”时

  • 时间:

【中国工人缅甸死亡】

當談及網劇在年輕觀眾中的巨大影響力,曹盾表達了自己的擔憂:“任何文藝作品,都會對人產生影響,這是藝術本身的影響力。文藝工作者不能僅僅看到自己的利益,過分放大娛樂,短期有利可圖,但是長期有害無益。”同時,他也態度明確地表示:“年輕的小孩都在通過網站看文藝作品,因此工作者要有更多責任心。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和國家的未來,要做價值觀積極向上的、有操守的文藝作品。”

如今很多作品在選取演員時,都會把“流量”視作重要指標,當問及曹盾有沒有考慮這部劇演員身上的“流量”時,曹盾坦言有這樣的考慮,但這不是絕對指標。演員,一切以“戲”為出發點。“所謂‘流量’是演員的優勢之一,就像性格、外貌、文化知識一樣,是那個演員所天然具備的東西,在選角色的時候不用去迴避。最該去考量的就是他適不適合這部戲和這個角色。”除了主角的精心挑選,劇中眾多群演也非常專業。為呈現上元節這個傳統節日,拍攝現場每天300-1500名群眾演員被細分至每個街道,而且每條街道的演員在做不同的事情。曹盾說,“群演不是行屍走肉,有的在逛街,有的在看表演,有的在祈福,要讓他們真正活在那個場景中。”

求教專家 苦心打磨方出精品

觀眾在看劇後的評價和反應,讓曹盾和團隊感到欣喜:“超乎期待。即便我們再努力,也難免會有缺漏。但觀眾指出來,我就感到非常開心,因為觀眾在認真地看並且看進去了,引起討論,給大家帶來知識,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探“網”進行中 未來市場屬於年輕人

觀眾提及這部劇,最多的評價就是“真實”。如何還原唐代繁華街市、胡漢混居的盛景,是創作過程中的最大難點,為此,曹盾和團隊頗費了些心力、人力和物力。為真實複原李必口中熙攘繁盛的長安——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繁華的城市,曹盾及團隊分析了長安城的建築模式、街道寬度,併在象山重新搭景。在備受觀眾稱贊的服化道方面,劇組花費了一年時間籌備,不僅精心製作了“貨真價實”的盔甲、兵器等道具,而且前往歐洲、奧地利、匈牙利、俄羅斯等地考察,收集了100多種紋樣,做到了定織定染。為了向觀眾展示出整部劇一天十二個時辰的變化,每個場景都要通過嚴謹的計算去改變光影。

創作《長安十二時辰》是曹盾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接觸新媒體平臺,這一次體驗給他帶來許多深刻的感受。在製作工藝、流程方面,網劇與傳統電視劇有不小的區別,在推廣、聯動、數據分析等方面,互聯網平臺對作品的支持有顯著優勢。同時,有一種聲音表示:傳統平臺的創作者進入網劇市場,帶來了劇集精品化的趨勢。但是曹盾不這樣認為:“我們進入互聯網市場產出精品,是因為我們在這行業做得久,在經驗、資源方面有大量積累,這隻是一個短期的現象,網劇的未來還是年輕人的天下。”在曹盾看來,網劇更值得討論的話題是如何面對5G時代的到來。“科技是改變人類生活的基石,文藝工作者不過是在適應科技變化而已。5G技術對文藝作品的品質、創作的方式方面會有很大的影響。”曹盾斷言:“一定會有全新的東西出現。”

近日,改編自馬伯庸同名小說的劇集《長安十二時辰》在優酷播出,上線後一段時間內便脫穎而出,觀眾給出了“年度最精良古裝劇”的很高評價。該劇劇情緊湊、敘事明快、細節考究、製作精良,尤其是將故事設定在一天“十二個時辰”這一奇思妙想,就吸引了許多觀眾的註意。收穫如潮的好評,離不開主創團隊的匠心雕砌,導演曹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長安十二時辰》的創作過程十分艱辛,但是再多苦累都只為呈現故鄉西安千年前的熙攘繁盛和普通人的英雄夢想。

一切都是值得的。曹盾對於《長安十二時辰》的創作,始終傾註著對家鄉西安深厚的情感和由衷的贊美。“當時的長安有15%的僑民,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吸引著不同種族、不同國家的人來這裡生存,就證明瞭她是一個文明的、美麗的城市。”曹盾談起長安便神采飛揚:“場景、飾品、服裝……觀眾覺得好,更深層的原因是中華文化原本就很優秀,我們的文化中還有很多很美的東西,這部劇只是展示了一小部分而已。”

對於演員的選擇,曹盾坦言最先敲定的是易烊千璽。從見面聊劇本到試裝上鏡,他覺得千璽非常符合自己腦海裡李必的形象,“千璽個人文化素質比較好,書法和雕塑都不錯,他身上有中國古代文人的風骨。千璽的眼睛里是有內容的,他比李必年輕,但是他身上有不同於他年齡的沉穩。”而另一個主人公“張小敬”,是個難演的角色。《長安十二時辰》寫的是一個普通人如何化身英雄去保衛家園的故事,能夠還原普通人的“俗”,又能表現出做英雄的潛力,還需刻畫出“軍人”氣質,對演員是十分大的考驗。曹盾認為,雷佳音接住了這個角色,並且完成得十分出色,“張小敬的文戲、武戲非常複雜,演好這個角色要有決心。過人的體力、意志力以及對職業的操守,才使得雷佳音堅持完成了這個角色。”

選取演員 一切以戲為出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