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数据-让节目中的每一位音乐人都能够被更多人看到

  • 时间:

【何超莲探班窦骁】

《給給》馬條給給,把該給的給給給路途中拉你一把的人給給,把該給的給給給酒桌上勸你少喝的人不久前,馬條用這首《給給》在中歌賽節目奪冠,也讓人們記住了這首特別的歌曲。“給給”是新疆的普通話說法,代表著付出便絕不後悔的肯定與真情實意,馬條將自己對生活的灑脫與真誠唱進了歌里,恰如西北人豪放瀟灑的性子,直來直去,毫無保留。

《鬼才要長大》許哲時間是酷酷的 又是殘酷的與它賽跑的人開始下著每一場有理無理反反覆復的賭註

1994年,年輕的石油工人馬條放棄了克拉瑪依油田的編製與福利,離開家鄉,開始了他的音樂道路。從帶著音樂夢想走南闖北的年輕小伙子,到音樂界資歷深厚的唱作人,他的音樂之路並不平坦,但就像“給給”所表達的態度,“給給”與你擦肩而過的人,帶著自己的夢獨自前行。

真誠的創作者們值得擁有更多的機會和舞臺,不妨打開播放器,聽聽《現場人生》這12組音樂人的作品,或許你也會如獲至寶,結識一個唱進你心裡的聲音。

當我們的生活愈發被數據裹挾,更加容易聽到的是那些被大數據推薦而出的“熱歌”,越來越難找到真正喜愛的寶藏。

為什麼要把鏡頭對準這樣一群人?這與節目主創團隊的情懷與夢想密不可分。《現場人生》創始團隊的五位成員都是音樂專業出身,雖然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都沒有在音樂專業的路上發展,但是,對音樂的熱愛卻始終留在心中。

而近日,一檔全新的人文紀實類音樂綜藝節目《現場人生》的出現打破了這種現狀,節目將鏡頭對準了12組風格迥異的原創音樂人,將他們足夠優秀的作品以精彩的現場形式呈現在觀眾面前,其中既有果味VC、馬條等獨立音樂前輩的熱門單曲,也有馬雨陽、曾雪雅、劉莉旻、理想後花園等年輕音樂人們較為“小眾”的佳作。

這份來自《現場人生》的歌單或許有些冷門,他們可能不是“999+”的爆款歌曲,也可能是已經發表多年才終於被人們註意到的作品,但在每一首歌的背後,你都能聽到一個認真的創作者,和他們對音樂的堅持。

這樣的嘉賓陣容和公眾普遍印象中的網絡節目很不一樣:沒有“流量”藝人,也沒有刻意製造的衝突,他們是一群默默堅持夢想的創作者,就和我們每一個為生活而奮鬥著的普通人一樣。

帶著這樣的情懷與初心,他們在各自的領域上練就了一身技能,又在機緣巧合之下再次因為音樂而聚在了一起,促成這樣一次合作。而他們製作節目最大的願望,也正是能夠為音樂人們切實地做些什麼,為好音樂提供更多的機會與平臺。

“吃餅干 喝奶茶 玩游戲 看漫畫 吃漢堡 喝可樂 聽音樂看電影…”當一個有些滄桑的聲音唱出這樣的歌詞,不論誰都會不免感慨:過去的,總是美好的,多想永遠不要長大啊。

在這個年齡,曾雪雅有著和所有女孩一樣細膩的小心思,又把頭腦中的一個個夢幻場景,全都唱進了歌里。有不經大腦的衝動,有沒心沒肺的灑脫,也有莫名其妙的哀愁,所有矛盾的奇思妙想,都只屬於那些渴望精彩和趣味的年輕人。跟著這個充滿少女感的聲音,仿佛便去往了一個無憂無慮的星球,悲傷全都隨著舊CD一起飄走,只剩下美好與快樂的夢境。

往返於通往今天明天 碎碎念念的路

可是,成年人的世界里,註定背負著更多責任,就像音樂人許哲自己所說:“當我們想回到過去,發現早已不是少年,然後妄想著時間可以停止,再不想長大,不過終歸是要回到現實的。所以享受曼妙生活,在最年輕的今天盡情燃燒,在我看來也是酷的。”

就像開篇所說,如果以“999+”來作為衡量“流量”的標準,那麼一檔音樂節目的嘉賓陣容或許是完全不同的模樣,但在這個每時每刻都被各種指標數值包圍的時代,還有多少被“流量”衝擊到視野邊緣的好作品不曾被註意到?

在《現場人生》中,這些好作品和優秀的音樂人們都是節目中的主人公。許哲、馬雨陽、馬條、張磊、崔龍陽、徐苑、果味VC、司徒赫倫、曾雪雅、唐唯、劉莉旻&趙美麗、理想後花園等12組音樂人,在12期節目中呈現了他們精彩的現場與人生。

綜藝節目或許從來都不缺有趣的靈魂,但有意義的對話與有見解的觀點,並非每個節目和每位參與者都能具備。從節目最終呈現的效果也能夠感受到團隊的做事態度,在紀錄片般的鏡頭和表現手法下,音樂人們的真實生活狀態得以呈現;在專業精良的現場中,一首首好音樂也以最佳的狀態來到了觀眾們的面前,一檔音樂節目的專業度與趣味性被最大程度地融合在了一起。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評論999+”似乎成了評價音樂作品的標準之一。數據或許可以代表一部分人的喜好,或許可以代表某一時期的流行趨勢,可是,數據卻不應該是評判作品好壞的依據。

從節目嘉賓陣容及音樂的選擇上便能感受到團隊的專業與誠意,而製作這樣一檔較為小眾的紀實類音樂節目,團隊也遇到了諸多考驗,剋服了重重難關。主創團隊在接受採訪時說:“團隊之中所遇到的困難,毫不誇張的說可以用西天取經中的八十一難來形容。所有該遇到的和不該遇到的問題和困難,我們都經歷過了。”

更難能可貴的是,節目中能夠感受到製作團隊對音樂人們艱辛創作的同感與共情:“我們希望挖掘優秀的音樂人,通過節目讓更多原創音樂作品得以推廣,讓節目中的每一位音樂人都能夠被更多人看到。”